2006年6月6日,西班牙最高法院刑事庭決定接受由多名法輪功學員以群體滅绝罪行控告中共官員賈慶林的上訴,并指令西班牙國家法院對此案進行調查審理。

13日下午,有記者問及這一訴訟案,中共外交部发言人姜瑜稱這一訴訟案为“誣告”,“有政治目的”。中共发言人妄言,“根據國際法和公認的國際關系基本準則,有關國家的法院無權受理、審理此類案件”,并以中西關系相威脅,讓“西班牙政府妥善處理有關問題”。

其實,稍作分析就會发現,該中共外交部发言人的這番欲蓋彌彰的言論,從另一個角度,證明了法輪功學員的指控是正確的。是不是“誣告”、“捏造和誹謗”,西班牙法庭自會根據事實和證據做出判決。如果不是心虛的話,为什么要阻止西班牙法庭受理和審理此案呢?

中 共发言人的這番色厲內荏的“警告”,其實是在將“中國特色”的專製製度強加到西方民主法治國家。早在西班牙最高法院最初決定時,中共就曏西班牙政府提出了 類似“抗議”,要求西班牙政府出面干預,并要求西班牙最高法院撤消該決定。当時,西班牙副首相對此的回應很明確:“西班牙是民主國家,司法獨立,政府無權 干涉。”

中共阻止西班牙最高法庭受理和審理此案的另一個依據更加令人瞠目,竟然是“國際法和公認的國際關系基本準則”。殊不知,西班牙正是 在接受國際司法原則的基礎上才決定受理此案的。據澳洲廣告者報(The Advertiser)6月7日報導,西班牙國家法院曾以沒有事實證明賈慶林在西班牙为由,拒绝受理該訴訟案。但是最高法院裁決該訴案確實屬於西班牙法庭 的裁決權限內。因为2005年10月法庭接受了“國際司法”原則,即西班牙法院能夠受理對於群體滅绝罪及反人類罪的上訴,而不論罪行发生在何處以及被告的 國籍。

反人類罪犯是威脅人類文明的公敵,任何國家都有權利和責任對其進行審判,這是常理。7年來,究竟是誰在踐踏國際法,反人性、反人類、反道德的利用著國家機器、國家資源實施著群體滅绝犯罪呢?

西班牙代表法輪功成員遞交訴狀的人權律師卡洛斯•艾格里西亞(CARLOS IGRECIA)说:“由於中國的司法不獨立,中共政府會阻止調查審理這些屬於其體製內的犯罪人,如果不運用國際司法,是不可能將這些罪犯繩之以法的。”

艾 格里西亞律師说:“1999年7月,中共前主席江澤民下令鎮壓和種族滅绝上億名法輪功學員,并成立了一個由中共高層官員組成的610辦公室,賈慶林是其中 直接參與的人員之一,該機構的職能類似於德國的納粹,其最終目的是消滅一個由上億名無辜的人們組成的法輪功精神團體,上億名法輪功成員——這是一個绝對不 能被中共獨裁者接受的數字。據保守估計,至今为止至少有兩百萬人被非法關押在勞改所受到殘酷的迫害,兩千多人被迫害緻死,其中包括老人、婦女和兒童。這場 迫害可以说是近代历史上最大的種族滅绝罪。”

2006年3月以來,多名證人證實,在中國,中共利用各地勞教所和秘密集中營(存在36個非法關押法輪功學員的集中營),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的器官、牟利,并焚屍滅跡。

最 近聯合國要求中共停止對邱明華女士任意拘禁的迫害案例也说明了,中共迫害法輪功的非法性和反人權性質,基於國際法,聯合國調查組認为中共對法輪功學員的關 押屬於“任意拘禁”,“違反了國際人權宣言的第9條和第18條”,并“要求中國政府對邱女士的被迫害現狀采取必要的合法補救措施。”

最後, 讓我們再回到西班牙的訴訟案上,并以本案律師對該訴訟案的評價結束本文。“無疑,這是國際司法界的一個大躍進,也是可怕的種族滅绝罪受害者的一個勝利。邁 出的這历史性的一步對終結那些在中共庇護下逍遙法外的、犯下可怕罪行的罪犯有著极其重要的意義,”艾格里西亞说,“希望這是結束這場種族滅绝的開端。所有 這些罪行的責任人無疑將面臨國際司法的嚴正審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