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同追查活摘器官案 制止迫害(上)
共同追查活摘器官案 制止迫害(上)



── 徹底制止中共利用勞教所、監獄等場所迫害法輪功學員


文/荷雨

2006年3月以來,中共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驚天罪惡被曝光:在蘇家屯集中營裏,包括男女老幼的數千名法輪功學員的內 臟、眼角膜等器官被活體摘取販賣,然後被扔進營內的焚屍爐焚化滅跡。而據一名證人說,全國類似蘇家屯的秘密集中營至少有36個。這慘絕人寰的罪惡從 2000年底即開始,並在中共各地的勞教所、監獄、秘密集中營及相關醫院普遍發生並持續至今。

為揭開中共反人類罪行之水下冰山、徹底制止迫害──揭 開中共集團對法輪功學員大面積肆意關押、精神摧殘、性侵犯、酷刑及虐殺的全部罪惡,2006年4月4日,法輪大法學會和明慧網發起了“赴 中國大陸全面調查法輪功受迫害真相委員會”,並隨即組成了“法輪功受迫害真相聯合調查團”(CIPFG),聯合國際社會正義之力,全面徹底地調查中共迫害 法輪功學員的罪行,並終結這場持續近七年的殘酷迫害。

隨後,來自澳洲、歐洲和美國的CIPFG調查員申請赴中國大陸調查的簽證,遭中共使領館拒絕。多方證據顯示,中共正在緊急銷毀人證物證。然而中共垂死掙扎中的抵賴與行兇,只能欲蓋彌彰,罪上加罪,加速覆亡。

古諺云,天有象,地有形,人有動。越來越多了解真相後清醒的人們及海內外所有正義力量,正在為徹查中共罪行而匯集和運作,調查真相、聲張公義、終結這場對法輪功的迫害的人間大勢已在形成。

本文內容:
一、徹底調查法輪功受迫害真相
 * 每個法輪功學員都是CIPFG調查員
 * 覺醒後的知情民眾一個接一個地站出來
二、追查迫害主要責任者
 * 建立迫害責任者數據庫和全球起訴
 * 徹底追查用手術刀殺人的白衣劊子手
三、CIPFG成立後參與迫害者惶恐不堪
 * 曝光“春雷行動”
 * 醫院動向
 * 中共通知銷毀機密文件、屠殺“功臣”
 * 參與迫害者十分惶恐
四、制止中共暴行,國際社會攜手調查
 * 歐洲議會副主席親赴北京進行中國人權實況調查
 * 加政要及著名人權律師啟動獨立調查
 * 美眾院一天三決議譴責中共迫害人權案
 * 81位美國國會議員聯名要求布什徹查活摘器官真相
 * 澳洲部份組織和個人加入CIPFG
 * 歐委會動議案要求中共向國際調查團開放所有勞教所
 * 韓國會對外合作委員長呼籲國際社會攜手調查、制止中共暴行
 * 台灣總統陳水扁表示應調查活摘器官事件
 * 英國SkyTV喬裝記者證實中國非法器官移植
 * 大陸知名律師、學者申請加入調查團
 * 黃絲帶表達民眾心願

一、徹底調查法輪功受迫害真相

*  每個法輪功學員都是CIPFG調查員

近 七年來,海內外法輪功學員一直在系統地收集、整理和公布揭露中共江羅集團迫害法輪功的第一手資料。尤其是作為主體的中國大陸法輪功學員,更是這場持續近七 年的滅絕迫害的直接見證者,他們每個人所遭受的迫害就是一份確鑿有力的證據。據此,“調查迫害真相委員會”發布了關於《調查取證範圍的通知》和《關於第一 批追查取證對象名單的公告》。國內的法輪功學員立即行動起來,成為調查團的一線成員,整理寫出自己所受的迫害經歷,調查同修在監獄、勞教所、醫院等場所遭 受迫害的情況,收集相關的證據及迫害責任者的詳細信息,向CIPFG提供調查線索,補充和反饋調查取證範圍,並對監獄、醫院的動向進行跟蹤報告:

重 慶法輪功學員報告附近監獄異動:明慧網2006年5月10日報導,自日前中共公安部長周永康流竄至萬州,連續兩天在萬州黨校召開秘密會議後,5月7日,大 批法輪功學員被用司法專用全封閉集裝車(當地沒有這種車),從外地(可能是遼寧)轉移到萬州分水三河勞改農場和長灘監獄,各地約有一千多人。並且,忠縣鐵 門農場(茶山)也正在騰空億萬噸的糧庫為此做準備。這些大型監獄建在離重慶城區300公里的叢山之中,這些地區有當年中共建造的龐大地下軍事建築群,外面 只看得到監獄幹部住房,進出的道路很單一。而且,重慶是中共的“大後方”,有西南醫院、大坪醫院、新橋醫院等大批超大型軍事編製醫院,有第三軍醫大學等中 共控制的內設各類人體研究中心的大型醫學研究機構。

湖南法輪功學員反饋監獄動態:2004年11月,241名大陸法輪功學員的家屬向全國人 大、最高檢察院等機構遞交具名控訴信控告赤山監獄之後,赤山監獄的學員被全部轉移,被分散關押於長沙監獄、常德武陵監獄、常德津市監獄、株洲網嶺監獄、郴 州監獄等五處。如2005年3月23日,曾海其、鄧燁、李學先、徐鑫、曾志遠、鄭士富、王慶生、曾胤華等八人被從赤山監獄轉往湖南省郴州監獄。

盤 錦學員補充追查取證名單:近年來,盤錦監獄非法關押了大批法輪功學員,是江羅流氓集團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一個邪惡場所,故建議將盤錦監獄列入追查取證名單。 目前盤錦市的學員被分散關押於盤錦監獄、撫順監獄、錦州南山監獄、瀋陽監獄城(包括遼寧省女子監獄等)、馬三家勞教所、本溪勞動教養院、遼寧沈新教養院等 多處。盤錦市教養院和本溪勞教所學員已被全部轉移……。

邯鄲法輪功學員揭露:邯鄲勞教所被長期關押的法輪功學員近期已被全部轉移到保定,260名法輪功學員又被從唐山轉移到邯鄲。

披 露2001年在懷柔縣看守所的可疑經歷:2001年元旦,我和兩位同修去北京上訪,在王府井大街就被警車堵住,當時全北京的公安在街上大肆抓捕學員,說是 執行江氏的命令,寧可錯抓一百也不可放走一個。我們和其他四、五十位法輪功學員(其中有一個兩歲的女孩和一個八歲的男孩)一起,被全副武裝的武警押上幾輛 軍用大卡車,送到懷柔縣看守所。

在那裏,我們被幾個兇惡的挎槍武警帶到一個四面是高牆電網圍著的水泥坪裏檢查身體。在呼嘯的寒風中,女看守把我們的衣服扒光查看皮膚,然後把我們帶到了另一間房裏,裏面坐著一個醫生,問我們多大年齡,有沒有得過腎病,又查看了眼睛和心臟,最後給每個人照了3張相。

在 被關押的七天裏,他們毒打折磨我時,從不打我內臟部位。一次,一個高個胖子打我背部時,還教旁邊的矮個哪裏可以打,哪裏不能打。後來我絕食時,一個姓唐的 女主任用電棒長時間電我面部、四肢,也從不電我的內臟部位。我們號子裏曾關過一個二十多歲的長髮女孩子,進來時就一直昏迷不醒,第二天被拖出去就再沒回 來。元月七號晚上,我丈夫和姐夫找到看守所來把我要出。出了大門,姐夫就對我說:“好險,我們要晚來一步,你就被送‘西伯利亞’了。”

2001 年唐山年輕的法輪功學員被一輛輛軍車拉走:2000年12月,我和同修們到天安門廣場打“法輪大法好”的橫幅被警察綁架。因不想連累他人,我們堅持不報姓 名和住址而遭毒打。我絕食絕水抗議五天後,和另外一些同修被押上車轉移。車在一個收費站停下來等候。一個小時左右,陸續來了許多載滿學員的車,其中不少是 大型客車,組成了一個長長的車隊,開上了路面都是冰雪、已被封閉了的京津唐高速公路。最後,車隊到達唐山一個看守所。車一停,每輛車就上來一位穿著白大褂 的醫生,被號脈通過的學員,便由軍人夾送到一輛輛軍車上。看他們有條不紊的樣子,便知這種交接決不是第一次。因一位女醫生說我心臟有問題,我被留在了唐山 看守所。在那過程中,我看到拉來的學員都是年輕人,軍車裝滿後,便一輛輛開走了……。

飲馬河勞教所曾轉移數批法輪功學員到青龍山:從 2004年春天開始,大約有五到六批(每批10多人)長春、圖們、舒蘭等地的30歲左右不轉化的學員,被轉移到“青龍山”。據獄警講,“青龍山”歸中央直 接管,凡是兩次或三次被抓捕堅決不轉化的年輕的男大法弟子,在九台飲馬河勞教所折磨一個月左右,之後全部分批轉移到“青龍山”,對外宣稱是批捕,轉移時不 許帶衣物,之後就音信全無。他們的衣物至今仍保存在同修那裏。據了解,在吉林省松原前郭縣王府鎮有一個青龍山村,離乾安縣很近。

……

*  知情者接連出來作證

面 對中共長近七年的血腥迫害,法輪功修煉者始終和平理性地講真相揭露迫害,他們對真善忍的浴血堅守,喚醒和激發了越來越多民眾的良知和勇氣。中共活體摘取法 輪功學員器官黑幕正是在這種大背景下曝光出來的。可以預見,隨著正義之場的擴大,那些了解迫害內情,甚至曾經被脅迫參與過迫害的人都可能站出來,所有的謊 言和罪惡最終都將暴露在陽光之下。

兩證人公開露面揭露蘇家屯集中營黑幕

蘇家屯事件被揭露的6週後,4月20日,披露蘇家屯集中營慘案的兩個證人在美國華盛頓Mcpherson公園公開站出來,作證並譴責中共加緊銷毀證據,欺騙世界輿論。


證人皮特和安妮公開站出來指證中共的罪惡

女 證人安妮的丈夫是親身參與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蘇家屯醫院腦外科主刀醫生,現正處在肺癌晚期。安妮說她是以給丈夫贖罪的心理站出來的,她在集會上說,“如 果不站出來,我可能能活到六七十、七八十歲,但一輩子會心裏壓抑”。作為記者的男證人皮特曾收到中共的威脅電話,他說:“我已把生死置之度外,我甘願用我 生命作為證據來揭露中共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惡。”

瀋陽老軍醫三度揭露中共用軍事手段操控活摘販賣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惡

2006 年03月30日,一位來自瀋陽的老軍醫指證:全國類似蘇家屯的秘密集中營至少有36個,位於吉林的代號為672-S的集中營,關押了超過12萬來自各地的 法輪功學員和異見人士;吉林九台地區集中營的關押人數超過1.4萬……。中共中央軍委在1962年就行文,省級政府有權在所轄軍區的監管下,設立重刑犯的 資源再回收機構,這政策一直沿襲至今。據1984年補充規定,重刑犯的器官移植被合法化。1992年後,活人甚至死人屍體都成為了生產原料。並且現在“中 共中央已同意將法輪功學員作為‘階級敵人’,法輪功學員不再被當作人類而是被當作生產原料,成為商品。”

4月30日,這位老軍醫再次投書披 露中共用軍隊系統監管法輪功學員集中營、由軍隊和武警醫院活體移植、出售器官甚至活人的罪惡。他指出,中國的實際器官移植數量要比公開的多幾倍:如果官方 公開數是一年3萬例,那麼實際數量應是11萬例。中共與境外勢力勾結,將大批活人賣到國外,在國外進行器官移植,很多中國在海外的使領館都參與其中。中國 已成為國際活體器官交易的中心,在2000年以後一直佔世界活體器官移植總數的85%以上。以上數據是軍委上報資料的一部份,有幾人還因突出“成績”被晉 升為將軍。

5月7日,老軍醫揭露了在北京秘密召開的“中央軍委處理涉外宗教問題會議”中的一些內容,針對集中營絕密信息大量外洩,“中央軍 委”要求進一步強化保密體系,封閉法輪功的信息渠道;要求對聲援法輪功的非法輪功人員按法輪功人員處理;將頑固不化的不受控的基督教、天主教等教徒與法輪 功學員同等對待,將迫害法輪功擴大化。同時,對軍隊、武警及醫療系統進行內部清洗,以穩定軍心。

原國家安全部人士向CIPFG提供中共特務機構情況

2006年6月5日,一位原國家安全局人士發給CIPFG關於中共特務機構的情況報告,希望對於CIPFG的調查工作有所幫助:

國 家安全局是共產黨的龐大特務機構,男女都有,從中央(安全部)到市級(安全局)都有。市委一科是法制科,都要參與到安全局,他們都是隱藏的便衣特務。對內 一套身份,對外一套身份:可以是做生意的,或董事長/經理,或賓館服務員,需要甚麼身份就有甚麼證件。他們可調動一切資源:飛機、汽車、輪船、銀行、警 察、部隊……。他們被規定從局長退下來的人6年不准參與到社會,因他們太清楚內部情況,否則會洩露國家機密。正因太了解中共的整人手段,他們連自己的兒子 也不信任。

從海外入境中國的人,不論是何身份,一律監控到底。賓館24小時竊聽監控,周圍的一切人都是由安全局安排的。被監控的人要去哪裏,也是一站接一站的無間隙監控。

中 共要對付誰,不是看其做的對不對,就算這人或團體從不做壞事專做好事也會下狠手,對法輪功就是這樣。99年迫害前,有位安全局局長也煉法輪功,一學員問他 去不去參加法輪功的法會,局長說法輪功太正了,專做好事,共產黨以為法輪功在和它爭奪群眾,發展快了,這樣好的團體不會再讓他存在了。果然沒過幾天迫害開 始了。

退伍老兵提供調查線索:遼寧境內隱蔽的軍事山洞可能是秘密集中營

5月18日,一名瀋陽退伍老兵投書說中共滅絕人性,不擇手段迫害人民,現提供以下秘密軍事基地線索,希望早日查出邪惡集中營,解救那些危在旦夕的好人:

從1966 年4月開始,為落實毛澤東的“深挖洞”的指示,野戰軍幾乎傾巢進入深山打洞。我所在的軍團負責遼寧的建昌、建平、凌源、綏中、赤峰、內蒙的翁牛特旗的林 西、錫林浩特的南山。以上這些地區的深山,只要符合開山條件基本上都被掏空了。步兵團負責掏山洞,工程兵負責被覆(內裝修),通訊兵埋電纜和通訊線架設。 68年底完工。那些山洞的洞口非常隱蔽,幾十噸重的鋼筋水泥結構的自動門,外加隱形裝修,和荒山沒有兩樣,不走近細看根本就察覺不出。一副軍長講話時稱: “洞裏計劃配備最先進軍事裝備、醫療設施及可供10年的軍需用品,最小的洞都可容納一個團。”

濟南醫療工作者揭露中共的“一條龍殺人產業”

2006年04月14日,一位在濟南醫療系統工作長達20多年,因對罪惡保持沉默而良心備受煎熬的知情人投書海外媒體:


中共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電話調查(閃畫下載

位 於濟南市的山東省千佛山醫院、山東省警官總醫院、山東省監獄、山東省女子監獄(位於工業南路上,對外掛的牌子是“山東省興業發展有限公司“)及更多的監 獄、勞教所共同勾結,形成了從被關押的法輪功學員活體器官庫的建立維持、器官移植市場及中介,到活體器官摘除、移植、實驗及利益分贓等環節的完整的“一條 龍殺人產業”。這兩家醫院都直接得到中央一級的明確指示,由院方全力組織直接參與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的器官,活體器官移植採用了“流水”作業。

千 佛山醫院與天津聯合成立了“東方器官移植研究所山東肝移植中心”,腎移植、睪丸移植、肺移植、角膜移植等在該院非常普遍。醫院編製病床800張,有副高以 上職稱人員300餘人,博士、碩士研究生導師44名,山東大學兼職教授90餘人。該院現承擔山東多所醫學院臨床實習教學任務。正如揭露蘇家屯集中營的證人 所說,“法輪功學員的生命得不到保障,其身體被用來給實習醫生做實驗。”

山東省警官總醫院分為內外兩個院,外院向社會開放,一般人和警察可以看病。內院設在兩道鐵門之後,實質上是一所監獄,內院的規章制度按照監獄執行,只是多了大量的醫生和醫療設備,器官摘取多在這裏進行,這裏是殘害法輪功群眾的人間煉獄。

湘 雅醫院一天內完成移植手術17台,疑是全國器官調配中心:據湘雅醫院網站報導,該院於2004年9月專門成立了器官移植中心。2006年4月28日該院就 同時為17名患者完成了移植手術,其中2台肝移植、7台腎移植、8台角膜移植。該院稱:“如此多的大型移植手術在一天完成,標誌著我院器官移植手術已成為 常規手術。”據記載,2005年5月26日,該院完成了15台移植手術;2005年9月3日,該院完成7台換心肝腎大型手術……。頻率之高,出人意料。

2005 年6月3日新華社報導稱,國家級移植醫學工程技術研究中心已落戶在湘雅三院。研究中心主任,原湘雅三院院長黃祖發說,該院在生物材料、組織工程、細胞組織 移植和器官移植方面走在了全國的前列,下一目標是建成集“科研、臨床、開發、生產為一體”的國家級的移植工程中心。

知情人透露,2005年 9月,衛生部副部長黃潔夫在該院指出,要形成全國調配網絡,“不用往返運輸供體將使移植手術成本下降一半,且質量也因為等待移植時間的縮短而大大提高”。 10月在衛生部會議上,黃潔夫說要讓該院承擔全國調配網的協調工作。學者推測,衛生部在軍隊的參與下,在全國設有幾個大型器官庫,湘雅三院充當了全國器官 調配中心的作用。

該院對外十分低調保密,在網上基本上查不出有關移植方面的具體情況,並且對上網信息實行嚴格的審核制,要院領導簽字審核後才能上網。

上海市市科委投資800萬,五醫院從事移植臨床研究: 明慧網接到讀者投書,2004年《解放日報》報導,自從2002年,上海市科委設立多種臟器移植“重大研究課題”,投資800萬,“推動”包括復旦大學附 屬中山醫院、二醫大附屬瑞金醫院、市一醫院、二軍大東方肝膽醫院、市肺科醫院在內的五醫院從事心、肝、肺等大器官移植臨床研究。

2002 年,上海市各種臟器移植手術近500例,其中,心、肝、肺、胰等大臟器移植患者110例,比2001年度增加5倍多;2003年,移植總數接近1000 例,其中肝移植400餘例,心臟移植57例。上海達到多個“全國乃至國際第一”,如急診肝移植“突破零”、世界首例非血緣供體成人肺葉移植,“肝移植和腹 部器官聯合移植”和“活體肝移植與肝腎聯合移植”“奪得2003年度上海市臨床醫療成果獎”。

僅從二醫大長征醫院解放軍器官移植研究所 1999年的移植數寥寥無幾,到2005年4月22日至4月30日的9天內,就完成了16例肝移植和15例腎移植,再到2006年4月該院醫生稱“有30 個在排隊等著”,“24小時手術,有好幾撥人,我們有四組人可以做”,就可見在這些“科研成果”的基礎上,上海的移植“產業”的“突飛猛進”之一斑。

廈門長庚醫院將主營器官移植: 中國時報2006年5月1日報導,由台灣兩大公司耗巨資在廈門新建的廈門長庚醫院將在今年底建成使用,器官移植被列為重點發展方向。該醫院規劃為擁有 4500個床位的綜合型三級醫院。廈門台商爆料說,以鄰近廈門的福建漳州的一家三級醫院為例,每年至少完成3000例腎臟移植手術,其中至少四分之一的換 腎者來自台灣。長庚醫院重點做器官移植手術,前景必然很誘人。但台灣衛生署日前公開表示,將對參與大陸任何形式器官移植的台灣醫師,按醫師法重罰。

北京的醫院移植忙: 北京307醫院的醫生最近透露,現在307醫院每天晚上都在做腎移植手術。他們也不知道從哪裏來的這麼多腎源,也不明白為甚麼非要選在晚上做腎移植手術。 手術後,他們把接受腎移植的病人都轉移到附近的小醫院護理;知情人舉報,北京朝陽醫院五一期間以每天4例的速度做臟器移植手術,希望引起國際調查機構的關 注……。

廣州醫學院第二附屬醫院腎臟來源不明:4月25日,知情人揭露:最近,廣州醫學院第二附屬醫院接受了從外地空運來的8個腎臟做器官移植手術。

醫藥大學學生提供調查線索: 我們這個長春小小的業餘醫藥大學的屍體及器官標本竟然比東京早稻田大學還要全面。怎麼可能在文革後的最近的幾年中積聚這麼多的屍體及器官標本?我問老師這 些是否都是捐獻的屍體,可老師說:這你就不要問了。後來我發現,長春的郊區竟然就有屍體加工廠。中國今天的遺體志願捐獻者真的多到需要屍體加工廠了嗎?其 中還包括嬰兒和幼兒的屍體,難道中國的父母真的“高尚”到會把親生嬰幼兒都捐獻出去嗎?

遼寧丹東小孤山“屍體加工廠”背後的罪惡: 遼寧丹東知情人舉報:5月下旬,在遼寧丹東小孤山一個“韓國人”註冊的“食品工廠”的佔地3畝的破敗的大院裏發現40多具屍體,有男有女,年齡最小的只有 7歲,最大的年齡35歲上下,內臟均被掏空,有的沒有眼睛,慘不忍睹。據知情人舉報,從2月份開業以來,冷藏車幾乎天天在夜裏從側門進出工廠,直接開進後 面院子裏,後院常焚燒東西,冒起的黑煙氣味令人作嘔。這批屍體是5月17日前後運到小孤山的。警方接報後封鎖了大院,長時間緘默後聲稱這是家“合法”的加 工屍體的涉外“工藝品廠”。舉報人認為這些屍體絕不是被處決的犯罪分子,高度懷疑這是一個秘密屍體銷毀廠,而這些受害人是被摘取了器官的法輪功學員。

據 瀋陽老軍醫揭露,中共的秘密集中營多設在軍事區內,都是近幾年從中央專門撥款新建或改建的。海外學者分析,從丹東地區的衛星地圖來看,小孤山村東北方向有 座大型密集的新建築物群,東西約400米,南北約600米,比丹東任何建築都大而招眼。然而在國內地圖對這片建築物卻無交代,從網上搜索這一區域也找不到 有大型單位,懷疑這與小孤山“屍體加工廠”背後的罪惡有關。

丹東小孤山村和一神秘建築群(放大圖見右下角)

武漢市法院工作人員披露:在今年農曆新年前後,110接報警:在漢口某橋洞下,發現用麻袋裝的12具青少年屍體,所有屍體均從喉部一直開口到小腹處,且內臟全部掏空。這位人士說:“是內行人所為,慘不忍睹。”對此公安、新聞媒體均緘默不語。

新疆知情人舉報奇台縣一夜多出幾十個墳頭: 在新疆奇台縣的一個墓地,一夜之間多出了幾十個墳頭,有人報了案,公安人員為了探知究竟,挖開其中一墓,結果挖出九顆人頭,那幾十個墳地裏不知該埋了幾百 人。當地公安逐級上報,當報到自治區軍區時,軍區的答覆是你們知道就行了,不要再追查了。言外之意,軍區是知道這幾百人的死亡內幕的。這些人到底是誰?

秦皇島秘密集中營與器官移植黑幕曝光:

2006年6月17日,CIFPG調查員報告:在河北省秦皇島市郊外約30里處,即西王嶺地段、西張莊邊東北角發現一所新建的秘密關押法輪功學員的秘密集中營。

監 獄北面是荒地,連著三條鐵路線;東面是一大片果木園,距西王嶺站點約一里地;前邊就是102國道和祁連山大橋,從監獄到市裏開車就十分鐘的路程。監獄前邊 有兩排廢棄的破舊小廠,後邊是垃圾堆。新建的監獄由一座三層小白樓和一座五層大白樓,中間夾些平房組成,還有座高高的大紅磚煙筒,四面是6-7米高的圍 牆。監獄地勢很低,非常隱秘,6-7米高的圍牆不到跟前都看不到,在大道上只能看見監獄的大煙筒和樓頂。據可靠消息,此處在2006年5月正式使用,現已 關押200餘人,大部份是從北京等地秘密押來的法輪功學員。

隱秘的新監獄

6-7米的高牆與大煙筒

監 獄在撫寧縣和海港區的之間,有路直通北大營(駐秦皇島市陸軍部隊)後院,警車在這裏出入很勤。負責這裏三區四縣的迫害法輪功的610頭子就是北大營的, 40歲左右。北大營距離解放軍281醫院很近。281醫院原位於北戴河區,距離海港區大約45里。這所醫院是專治腎病的,自2004年一直在大量做腎移植 手術。內設五層的腎病中心大樓(右邊的大樓為海軍老幹部療養院),有來自全國各地做腎移植手術的人,本市也有幾例換腎的(正在調查之中)。目前北戴河 281醫院正在改建(門口的大牌子已拆),但裏邊的腎病中心照常營業,三個腎臟病區都有病人。現已知的主刀醫生有:楊庭廣(音),主治醫生:劉豔斌。

2006 年的5月初,281醫院遷往市區(海港區)的港城大街,門牌上寫著“北京軍區北戴河療養院”下邊注著“原北戴河281醫院、178醫院、海軍療養院”。這 樣281醫院距離鳳凰店關押法輪功學員的秘密監獄就更近了。市內港城大街還有解放軍408醫院(海軍秦皇島肝膽病治療中心),聲稱由西南醫院作肝膽移植技 術指導。

據悉,2003年要做腎移植手術,醫院說得等槍斃犯人。2004年以後就很快了,基本上一週之內即可。

(待續)

Jun 22,2006
相關新聞
- 中共活摘器官黑幕 May 22,2009
- 談中共死刑車與活摘器官 Apr 02,2009
- 评凤凰卫视 《对“大卫”调查报告的调查》 Sep 15,2008
- 如果乞丐的器官可以被活摘 Aug 26,2008
- 原中國佛教協會副會長談314拉薩流血事件 Jul 16,2008
- 韓國教授:中國人经已覺醒 Jul 14,2008
- 大陸人:中共暴政才是造成6.28甕安事件的元兇 Jul 12,2008
- 基督徒作家對法拉盛事件的看法 Jul 08,2008
- 崔永浩:北韓難民問題 法輪功是關鍵 Jul 04,2008
- 武振榮:人權聖火是感動全球的運動 Jul 03,2008
    本類推薦文章

  • 用戶隱私條款

    法輪功受迫害真相聯合調查團
    Copyright © CIPFG 2006-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