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約克郡郵報(Yorkshire Post)6月13日刊登約克郡國會議員、歐洲議會副主席愛德華﹒斯考特(Edward McMillan-Scott)題為“中共政權隱蔽的暴行”的文章。

文章說,隨著世界杯足球賽正在德國順利進行,在地球的另一側北京正準備舉辦2008奧林匹克運動會。但是,如果我最近在那裏聽到的被監禁者所講述的是真的話,那麼文明世界必須摒棄中共。

在一個窗簾遮擋的賓館的房間裏,兩位男士向我述說了中共對法輪功的殘酷迫害,尤其令人瞠目的是活體器官的販賣。

很快,這些男士同我的翻譯一起被逮捕、關押和傳訊,“罪名”是與我會面。其中一名法輪功學員至今仍下落不明,恐怕他現在正遭受酷刑折磨。

在“1989年六四天安門屠殺”周年日之前的幾天,我訪問了北京,以了解恐怖暴行的最新情形:“摘取器官”。

被監禁者的器官被摘取後確實在被出售,一個移植手術所需的等待時間現在通常只要幾天。中國有近400家醫院參與器官移植這一急速發展的貿易,網站上廣告新的腎臟標價為60,000美元。管理人員告訴尋求移植的人說:“是的,器官來自法輪功學員,所以是乾淨的。”

作為歐盟民主與人權行動的創辦人,我想找出為甚麼中共政權,這個自1949年以來統治世界上最大的國家的政權,現在墮落到實施群體滅絕的暴政。

自1992年起,法輪功,一種新的類似太極的佛家功法開始風靡中華大地。當我1996年訪問中國時,到處可以看到人們在煉這種動作緩慢的功法和打坐。到1999年,大約有上億修煉人。

由於該功法的健身效果,學員不抽煙不喝酒,以及嚴謹的道德標準,曾受到官方的鼓勵。

1999年,中共政權害怕法輪功會變成有組織的力量,開始了一場殘酷的迫害,由臭名昭著的成立於6月10日的“610辦公室”指揮。

我曾聽到法輪功學員受到的非人虐待,以及其他犯人被慫恿對學員進行迫害,但是從活著的被關押者身上摘器官報導,促使我來到中國。

在賓館裏,52歲的牛進平和他兩歲的女兒坐在我對面的床上。牛先生由於修煉法輪功而入獄兩年,他的妻子至今仍在獄中。他上一次見到她是今年一月,施暴者企圖讓她放棄法輪功,而連續地毒打她,她被打得渾身是傷──目前已經失聰。牛先生的妻子有時遭受連續20小時的毒打。

他告訴我大約30名法輪功學員在他所在的監獄被毒打致死。

在迫害初期,牛先生失去了工作,不得不賣掉他的房子以維持生活。他為中國的新富人看車,月收入大約90美元。難道法輪功有任何妨害治安或危及中共政權嗎?沒有,牛先生說。

法輪功沒有會員制,也不收取費用。針對迫害,法輪功學員開始了和平的講真相活動,目前已經促使超過1000萬人退出中共及其附屬組織。

志願者們創辦了全球大紀元時報,電視台和電台。大紀元的一名記者最近在白宮草坪上向胡錦濤喊話。

根據我所遇到的外交官員、記者和其他觀察家,不僅法輪功,其他的佛教徒──特別是西藏佛教徒和基督徒也都受到迫害。

然而,令人悲哀的是,中國巨大的經濟發展使得這些外交官員和來訪者對這些成千上萬的被“行政關押”的人們選擇了視而不見。

有一位大聲疾呼的維權人士高智晟,他在北京的律師事務所接受了一些這些人士的案例,直到當局今年2月對他的住所進行了圍堵。

高先生,一位基督徒,告訴我說我是七年來唯一一位在中國會見因修煉法輪功曾入獄的人士的政治家,他批評西方外交官員對迫害視而不見。

我見到的另外一位曾被投入牢獄的法輪功學員是36歲的曹東,他與其他7名在天安門廣場的抗議者被投入監獄,他講述了相同的經歷。他含著眼淚告訴我,他曾經看到他朋友的屍體上因器官被摘取後而留下的洞。

我剛剛得知中共秘密警察已經用他的鑰匙打開他的房間,拿走了他的電腦部件和個人文件。他們已經對他的室友審訊五天了。他正在躲藏中,而曹東自與我會面後就失蹤了。

我已經要求緊急約見中共駐歐盟大使。如果北京方面認為應以這種方式來準備奧運會,那他們就打錯算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