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第一次和一位醫生的對話

筆者去××醫院看望住院的朋友雲雲(化名)。在和雲雲聊天時,正巧雲雲的朋友(市××醫院的醫生)也來了。筆者和雲雲聊天時,這位醫生的插話很耐人尋味,下面是和這位醫生的對話:

筆者:(和雲雲说)你最近是否聽说過關於瀋陽蘇家屯地區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事嗎?可太殘忍了!(還沒等雲雲回答,這位醫生就插話了)。

醫生:你們才知道啊?!都多少年了,從2001年就有了。這事不用到別處去了解,到(錦州)205醫院就都知道了。205醫院一個月就能做70例,價格還便宜,3萬塊錢就能下來。

筆者:大哥,你挺厲害,你咋啥都知道啊?

醫生:我衕學就是北京醫科大的,我常和他溝通,而且他還經常到瀋陽會診參加那的移植手術。……

2. 第二次和這位醫生的對話

筆者和雲雲談起筆者的一個親戚孩子的病(那位醫生也在場)。下面是筆者和這位醫生的對話:

筆者(對雲雲说):大姐,我想和姐夫了解一下,孩子心脏不好,要做移植得咋辦?孩子的病挺嚴重的,是胎帶來的。

醫生:(還沒等筆者说完,醫生就接過話茬)如果是先天性的不用做了。

一聽醫生這樣说,筆者就打斷了醫生的話。

筆者:我好象聽差了,是心脏還是腎脏來的?讓我好好想一下,親戚说錦州能做,好象不是心脏移植,是腎移植。

醫生:你把孩子的病历拿過來,看咱醫院能不能做,看205醫院能不能做。

筆者:大哥呀,孩子可挺年輕啊,他可別給弄個歲數大的腎來啊?

醫生:勞改哪有年齡大的呀!

筆者:大哥,孩子是農村的,挺睏難的。如果你這兒不行的話,我205醫院也有認識的人,問問看咋辦好。

醫生:(他忙接過話说)我告訴你啊,你可別瞎問,別多問,問多了找麻煩。(意思是你可別提“瀋陽蘇家屯地區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事”)

筆者:是,是,做腎移植得需要多少錢呢?

醫 生:如果是腎移植,6-7萬元很快就能做上。(價格雖然和第一次有出入,很可能他進行了了解。據筆者調查一位去年從205醫院做完腎移植患者,確實需要7 萬左右)。我的衕學都上瀋陽陸軍總院去做呢。要想做腎移植,哪也不用去,就上205醫院,還便宜,以前等腎源要很長時間,現在很快。

3. 启示

看來,這位醫生是個了解內情的人。據醫生说,“勞改哪有年齡大的呀!” 那么,就是從勞改犯身上活體摘取腎器官,做移植,而且是年輕的,当然就是健康的。

被關押在勞改農場的人,如是普通的勞改犯,都人名在冊,走正常的手續,家屬也有例行的會見。人丟了,會有家屬找。

众 所周知,自從1999年,江氏集團和中共迫害法輪功學員以來,數十萬法輪功學員被非法關押在勞教所、各種勞改農場、監獄等,大部份都沒有經過正常的法律手 續,衕時很多情況下,剝奪了家屬探視的權利,尤其對不接受“轉化” 的堅定的法輪功學員,更是有江氏集團的密令:“肉體上消滅”、“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殺”、“不查身源,直接火化”。当法輪功學員被謀殺後,拘留所、看守 所、監獄、勞教所,甚至法院,串通一氣,互相推諉,沒有人負責,也沒有家屬能在各種謊言、推諉中找到自己的親人。這樣的例子,在明慧網過去的幾年的報道 中,都可以找到大量的例子。

從這位醫生提供的消息可以的出推斷:錦州205醫院、瀋陽陸軍總院等的器官移植手術,是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的器官作为器官供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