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零零七年二月十四日晚十時左右,我在吉林市電視台生活頻道《非常記錄》欄目裏,看到一個報導,標題為《移植生命》。說的是吉林市諾亞女子醫院給一名患者做二次腎移植手術的現場錄製節目。

做 二次腎移植手術的患者名叫張朋,是一名在校大學生,二十多歲。因第一次做腎移植手術失敗,所以這次又重新做腎移植手術。而且這次院方為了保險,使手術不再 失敗,竟一次備了兩套活腎,即同時備了甲、乙兩名供體腎。(第一次腎移植也是在該院做的)這名患者的腎配型為B型,短時間內竟然有甲、乙、丙三名配完型的 B型活腎。

報導的開頭我沒看到,我是從主刀們在開會研究這次二次腎移植的具體時事宜開始看的,主持會的是一個軍醫(該醫院不是軍醫院,是一個民營醫院),因為有一個鏡頭他穿著軍醫裝,對著鏡頭說一些此次手術與上一次的一些情況,並且他說他們有一千多例腎移植手術的經驗。

該軍醫四、五十歲的樣子,個不高,單眼皮,眼角、眼眉呈倒八字,嘴不大,薄嘴唇。他一語帶過的說腎源為屍體腎,我懂一些醫學常識,我感覺到他在撒謊。

參加術前會議的還有二、三名醫生,一個護士長,一兩名護士。護士長當時低頭在做會議記錄,醫生都是男的,護士都是女的。

從畫面上看,醫院設備簡陋,病房不太衛生。患者的家屬像農村人,還有醫生擺弄供體腎的鏡頭,給人的感覺不衛生、不嚴謹。護士態度有些生硬,醫護人員一臉的惡像。

他們做這樣的節目是甚麼目地呢?在解釋第一次失敗的原因?可從其他醫護人員的臉上看,他們並不自信。是在做廣告宣傳?可是我把這事與其他人講了後,他們說:“真傻(指患者)咋能在這樣小的醫院做呢?(指腎移植)”

還不止這一家,吉林市在近三、五年成立了多家小型醫院,都聲稱能做大手術。吉林市乃至吉林省隱藏著巨大的罪惡。

諾亞女子醫院地址:在江南批發市場對過,諮詢電話:46753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