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追查國際”對中國大陸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一案的調查,進一步證實了中共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是真實存在的;上訪 被抓而未報姓名的法輪功學員是這場虐殺的主要對象;這個罪行在二零零三年前後為高潮,且為半公開化,現已轉入秘密操作,仍在繼續進行;這是在司法系統等官 方的合作和保護下進行的系統犯罪;軍隊/武警醫院的器官移植機構涉嫌為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主要系統之一。

在調查過程中,“追查國際”的調查員 (以下稱“追查”)以為家人朋友尋找移植腎供體為由接觸了中國人民解放軍三零七醫院腎源中介經紀人(以下稱“中介”)。前後交往時間達數週,累計談話時間 達數十分鐘。追查國際保存有這些對話的完整錄音和其它形式的證據,如有相關組織或人士需要進一步了解,可與“追查國際”聯繫。本報告將根據情況適時更新。

一、中共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在二零零三年前後為高潮,至今還在繼續。

追查:哎,你好,上一次跟你說的,那個聯繫腎源的事情,現在怎麼樣了?
中介:你是說那個,聯繫那個監獄的,或者是那個甚麼的嗎?
追查:對,或者是法輪功學員的嘛。
……

中介:想辦法,我告你我不能光給你瞎找啊,我得找得到----,我給你說白了吧,我這邊找的全部都是……

追查:現在首先是這樣的,我原來跟你說過,只要能找到這樣的,你就幫我打聽一下,到底……

中介:以前呢我跟你說過吧,以前就是說我們這邊跟你說實話,是做過兩例,知道嘛,搞過這兩例。

追查:是兩個法輪功學員的?

中介:對,搞過這兩例,監獄裏面呢就是說像法輪功搞過,我也跟以前那個大姐說過,是搞過,現在呢,比以前來說難度比較大一點。
……
追查:對。還有,你怎麼確定他是法輪功學員,這一點你了解過嗎?

中介:怎麼確定法輪功學員,到時候---到時候我們這邊,頭兒上邊有人會給你出現資料,知道嘛,他會出資料給你,這您放心。

追查:噢,那好。

中介:他們有資料,個人簡歷都有。
……
追查:噢,零三年那一陣是很多是吧?

中介:那是啊。零三年的法輪功檔案裏邊多的是啊。

追查:我就是說那時候你們做這個臟器呢就比較容易搞到,對吧?

中介:啊,從零三年那會兒,我跟你說實話,零三年那會兒我做了兩例,就是從零三年時做的。

二、上訪被抓未報姓名的法輪功學員被作為主要的活體器官供體

追查:那我聽人家講,因為前幾年是法輪功學員抓了以後呢他不報姓名,所以這種呢,關了不少,關在地下一些,一些又不是監獄又不是勞教所……

中介:你說的那是零三年的那回事兒,你說那事兒我都明白,他那不報姓名那是從零三年。從現在開始,這法輪功不已經那個甚麼了嘛,不已經打消了嘛現在。

追查:對。

中介:那打消呢就是說已---極少數就是說極少數你知道吧。

追查:對。

中介:極少數,現在就是說裏面非常的缺少,就是缺少呢你必須從那個零三年的檔案當中給你調,知道吧
……
中介:上回我打電話問了一下,……法輪功---後來我又找那個那邊我打電話,我叫老闆給他打電話,他說那得從那裏面調。

追查:噢。

中介:現在都已經發往那個外地監獄,那得從那兒調來,調出來就是說把這個錢呢,這個錢一大多部份給那邊人,你知道嗎。

追查:不過我給你講,話又說回來了,現在要求嚴,他們也不能要的太多。你知道吧,他們這些呢,前些年因為法輪功學員上訪沒報姓名的,他們偷偷關起來了,這些沒有登記,也沒註冊。

中介:是,這裏面,像這裏面的也很正常,知道嘛,他---這就沒---沒留,我跟你說,他這裏邊沒留下姓名,他都留代號,明白嗎。

追查:對。

中介:像這些人你不留姓名的全部代號,我這個比你明白,他這裏面有八號-----有------,全部都有代號留檔案。

追查:噢,是這樣的,那他光有代號的話那應該還有真實名字的檔案,也是在裏面呢對不對。

中介:真實名字查不出來的話,他只能留代號,知道嗎。
……

三、使用法輪功學員器官作移植供體在二零零三年前後是半公開化的,現已轉為秘密進行,並涉及金錢交易

追查:你原來搞的那個是在哪個地方搞的?

中介:嗯,是在那個西城。

追查:你現在再找找嗎。

中介:唉啊,現在……

追查:我知道,我聽清楚了,你先跟我說,他要多少?

中介:你要找的話,從我這邊的關係,沒有幾萬拿不下來。

追查:幾萬吧?你說個確定的數。

中介:得兩、三萬塊錢。兩、三萬塊錢只能是給你找個準兒,不能說把這個東西直接就那個甚麼了……

追查:對。

中介:你還得另外出錢,明白嗎?

追查:另外出多少呢?
……
中介:我是中介,只圖關係給你找,具體那邊要的錢估計也得二十萬,我也就是圖關係給你找,具體那邊要的錢,嗯---,也得---估計也得二十萬,知道嗎?

追查:對。
……
中介:我跟你說,幹這行就得有這行的規矩。咱也不是憑著電話跟你打著玩呢,有這東西,就說有這東西,咱們這邊冒險性非常大。你就是要,答應給你找,就是說給你找,我也得把你這個人了解一下,才能跟你做,你明白嗎?

追查:對,這是對的。

中介:你出示個甚麼證明,確實我能相信你,要不然,你就是給我再多錢,我也不敢給你辦。這東西冒險性非常大,知道嗎?

追查:我知道了。

中介:咱們那邊人說了,沒有把握的事,再多錢咱也不幹。老闆都說了。
……

四、這種屠殺是在中共司法系統的合作和保護下進行的

追查:噢,那好,但還一個問題---

中介:我們,我跟你說吧,我跟你說白了,我這邊兒呢全部都是。我們這邊也是通著官,上邊有上邊的人,知道嘛,像這些資料都不用你說我都拿給你,知道嗎?……

追查:嗯,對,噢,那你說這些那就是警察啦,那就是那邊的警察了?

中介:這---這我不跟你透露這些事兒。

追查:對,好。

中介:我這事兒我也不會給你透露太多,這咱們這邊上面都有幹甚麼,甚麼都有規矩,你知道嗎?
……

追查:好。

中介:我---我---我現在我沒法,現在我不敢、不能說,知道吧。

追查:對,這個做之前我能見人嗎?

中介:行,這個沒問題。
……
追查:那好,啊---,還有一個我還沒完全弄清楚理解,就是說這些人呢,人家是在勞教所裏或者是監獄裏關著,一般我知道是在派出所-----

中介:現在勞教所裏的少了。

追查:是吧,那現在在哪裏關著一般?

中介:現在都是監獄像那個,現在都是監獄,一般呢都是從北京來說都通往外地,嗯,外地的,你就聯繫到外地監獄,都是十年哪,八年哪,像這種情況的,挺多的。

追查:噢,不是看守所,也不是勞教所。是吧?

中介:在看守所,在看守所裏面,他判完刑,有的法輪功都徒完刑十幾年,他肯定往下面轉,你明白這點嗎?

追查:噢。

中介:現在不可能說留你那兒,他那邊把資料,能把資料通給你,知道嗎?
……
中介:這種事兒我跟你說辦完了,咱也不是說我跟你這兒說甚麼,嗯--具體有些甚麼人的名字細節我都不能告訴你,知道嗎。

追查:對。

中介:像我們那邊上頭,像那個派出所裏面那些關係,我這不能跟你說,這個呢到時候呢,你---提前跟你說--說好了,知道嘛,像這些名字我不能告訴你,明白嗎,----,有些隱私的情況不能告訴你,那我們就沒法幹了,知道嗎。

……

追查:你說這些我理解,我只是要求有兩個事情,這麼幾個事我要知道,一個我要見那個人,我知道是從哪來的,我要核實他真是法輪功學員。還有一個,取腎臟的醫生我得知道他真是有那個本事,別是一個隨隨便便的警察,不能保證質量是不行的。

中介:那肯定的,你說這種情況那我不能說隨隨便便,隨隨便便那哪行啊,咱們這邊都通著關係呢,既然我幹這東西,那他一套一套部門那我全部都有人,那沒有人那哪能夠辦到啊。

追查:對呀,我就是----

中介:這東西它都一條龍的,你知道嘛。

追查:對。
……

追查:那對。你是直接與關人的地方聯繫呢還是通過你這派出所的人去聯繫的?

中介:你現在是問我這個關係啊?是問我怎麼聯繫到的?我不是跟你說了嗎?這種情況我沒法跟你說,我可能說我是在西城、海淀、青河看守所,具體就不跟你說了,我沒法說。你人都沒見到,我能跟你說這種情況嗎?不可能。

五、軍隊/武警醫院涉嫌參與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

追查:那好。咱們先約定個時間,我先拿三萬塊錢過來。

中介:你得先上我這邊來,我肯定不會去你那裏。上我這邊來,到時我先讓我們老闆看看你。

追查:你說,我怎麼找你?

中介:中國人民解放軍三零七醫院你能找到嗎?

追查:當然了,沒問題。三零七醫院甚麼地方?

中介:三零七醫院你也不用上住院部了,你就到三零七醫院門口就行了。

追查:那好。

中介:你知道三零七醫院在哪個位置嗎?

追查:我知道。初次見面我們總得有個記號吧。

中介:這你就別管了。到醫院門口你給我打個電話,我在樓上邊呢,能看到你,我一看就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