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互動】省政協常委汪兆鈞的公開信



(新唐人熱點互動採訪報導) 聯結收看

觀眾朋友們大家好,歡迎收看《熱點互動》。「大紀元」網站連續兩天登載了安徽省政協常委汪兆鈞致胡溫的一封公開信,引起了廣泛的關注。汪兆鈞在公開信中客 觀的分析了中國社會存在的一些現實,提出了對策「和諧社會」的一些具體措施,特別是鼓勵胡溫當局要大膽的走葉利欽式的政治改革的道路。

他的這封公開信和以往的公開信有什麼不同呢?他所提出的種種對策是否可行?我們今天請本台特約評論員橫河先生來和大家分享一下他對這封公開信的看法。

主持人:橫河先生您好!

橫河:林雲妳好!

主持人:您看了這封公開信,這封公開信真的很長,有4萬多字,您的總體的感受是怎麼樣的?

橫河:我的總體感受是,這個人本身是一個政協常委,雖然我們都說政協在中共的體制下是一個花瓶,因為人大它是橡皮圖章。但是畢竟他是屬於被中共收買了的,統治政治精英集團的一部份,也就是說他是屬於體制內的。

主持人:屬於體制內的?

橫河:相對來說他是屬於體制內,他不是中共的體制內,但是他是整個統治集團體制內的。那麼作為一個省一級的政協常委的話,他就屬於省一級的官員了。

主持人:屬於高幹階層。

橫河:應該屬於高幹了。當然他不是共產黨幹部,但是他所在的位置,他所觀察的東西和以往我們所看到的就不一樣了。他是從一個體制外進入體制內的人,然後他在這個體制內又觀察到很多東西,又不像《炎黃春秋》那樣原來就是共產黨的高級官員,退休以後去發表一些政見。

他 是更多的從社會,特別是從社會底層和中共統治本身的結構方面的問題,向胡溫提出來這個建議。所以總體感覺就是在這個體制下,不僅僅是底層的民眾感受到這個 社會制度的不合理,也不僅僅是底層的民眾覺得需要進行改變;而是在這個體制內也有很多人,他提到了,就是政協和人大當中很多人,都對這個體制有要改變的這 個…

主持人:跟他有類似的想法。

橫河:有類似的想法。所以他提出一個很重大的問題,就是在當今中國社會這個矛盾,已經不僅僅是統治集團和民眾之間的矛盾了,而是它在各個方面中都已經存在而且非常尖銳了。

主持人:他本身站出來寫這封公開信就已經說明這個問題了。那麼他在這封公開信中說,他憋了幾十年的話要對胡溫來講,那麼他到底講了些什麼呢?

橫河:這封信我仔細的看了兩遍,仔細看兩遍,因為非常長。我想他主要提了這麼一些東西,我想很多人還沒有看到這封信。那麼他裡面主要提了這幾個東西:第一個他是講了對中國現狀的估計,其中一開始就講了「子母彈」,所謂「子母彈」他講的是股市和物價。

主持人:他把這個形容成「子母彈」。

橫河:在中國社會,股市和物價這兩個是隨時可能爆炸的炸彈,那麼他有一些理由。然後他就講到目前中國的高速經濟增長,實際上是政府強制性主導的類似「大躍進」的東西。

主持人:他把這個跟「大躍進」連起來,這個提法還是比較新穎的。

橫河:這個「大躍進」只是說…不同的是「大躍進」是以革命的口號,而現在是以金錢為目標,但是實際上它的性質很相像。這是他對目前高速經濟發展的真相的一個看法,但是他不僅僅是提看法,他有事實根據。

再一個,提到中國房地產的真相,那麼這個房地產的真相他也提出了一個對策,這個我覺得是非常在點子上的。他認為中國的房地產所有的癥結集中在一起,就是一個所謂社會公有制的問題。

主持人:就是土地的公有制。

橫 河:對,不管是農民還是城市居民,他擁有他居住的房子,但是他不擁有房子所占有土地的所有權,所以就是因為這樣才造成中國今天房地產這麼大的危機,和為什 麼這個泡沫不破,是因為政府一直支撐這個泡沫,所以海外為什麼很多人想賺這個房地產的錢。他認為中國房地產要根本解決問題的話,只有一條路,恢復私有制。

主持人:恢復私有制?就是把土地還給老百姓。

橫河:對,土地還給人民,所以這一個他說是解決問題的最根本的。這個提法其實在這之前有很多人提過,他是系統的把這個癥結直接這麼說出來的,當然他不是第一個人,但是他這麼系統的以向中央領導人寫信的方式把它表達出來,這是很不容易的事情。

另外他還提到國企改革的弊端和對策,其中包括為什麼有這麼多下崗工人,這個國營企業的弊端在什麼地方。他的對策其實也很簡單,把現有的國有企業全部分給全國人民。

他的一些對策都是根本性的問題,它已經不是一般的問題。大家知道不管是土地還是國企,中共都把它當作維持社會主義制度和維持中共統治必不可少的,所以這就戳到根基了。

另外一個,他談到目前中國社會一個政府的缺失和社會的缺失,政府它已經不存在政府的功能了,作這些具體的分析。在這之後他提到關於政治體制改革的問題,政治體制改革他提出一系列的問題。

比 如說平反「六四」、停止鎮壓法輪功、釋放政治犯,邀請海外民主人士回國共商大計,這些都是他一系列的要求當中的一部分,還包括開放言論自由。這是他對政治 體制改革提出來的一些看法,當然後面他還有很具體的措施。另外他對比如台海形勢、兩岸統一,這些問題他都有自己獨到的論述。這是第一部分。

第二部分他主要講了個人的經歷。他也很有意思,他說,我知道我一出來以後很多人會去調查我的三代,我乾脆都告訴你們,從我出生開始,很有意思!他把自己的經歷說了一遍。我想他的遭遇很能代表很大一部分中國人曾經經歷過的。

主持人:因為他的年紀幾乎是跟中共建政以後差不多的一個同時代的人。

橫河:對,他說他快要60歲了嘛,所以他這個經歷是從讀書到文革的時候,參加文革運動,到後來當兵。四人幫粉碎以後,文革以後他還被政審了4年,是因為他給江青寄過一個劇本。

然後他自己又在改革大潮當中下海經商,開發產品,這個人是屬於科技型的人物。所以他開發了一些新產品,包括兆鈞可樂啊,這在中國市場上是非常有名的,而且他當時的「塑料吹瓶機」號稱是世界上出口最多的一個企業,這是一個非常大的企業。

主持人:那就是說他做企業還蠻成功的。

橫河:他做企業非常成功,然後他又去開發新產品,最後決定走環保的道路。走上環保道路以後,他就發現在環保問題上遇到很多很多障礙,迫使他不得不重新來審視關於體制的問題。

而這個問題他是有意的避開了廿多年,也就是知道這問題但是儘量不去想它。但當他在辦企業的過程當中,他遇到了、迴避不了了,所以他又去思考,這就是最終導致他寫這封信的原因。

主持人:像您剛才介紹的,他在這封信裏頭觸及到很多很尖銳的問題。以往也有很多人給高層寫公開信,有各種各樣的建議,你覺得這封公開信跟以往有什麼區別?

橫河:以往的信件絕大部分我相信沒有走上公共媒體,它可能是在一個小圈子裡面或者在民運的某些印刷品裡面,或在某些圈子裡面流行,而絕大部分沒有走到公共媒體。

我們知道在海外,真正民運的公共媒體幾乎沒有,只有現在我們知道的海外媒體,主要是像《大紀元》、《新唐人》、《希望之聲》這種獨立的公共媒體。其他的一些出版物只是在特定的人群當中,不算公共媒體。

我 們知道在這之前,高智晟律師的公開信、震撼很大的公開信,是在海外的公共媒體上發表了的,其他也有一些。不過我想最大區別是我剛才所講的,第一他不是針對 某一個事件,高智晟律師他是從律師的角度,針對的是迫害法輪功這一事件,然後擴展到維權人士。總的來說,他沒有離開法律這個層面。

汪兆鈞對整個社會結構和當今中共統治的一些最根本的問題是系統的提出來了,我覺得這跟以前公開發表在公共媒體上的公開信,它是一個最有特色的地方。當然他的內容也有很多很有特色的地方,他提出了一些非常敏感的問題。

比如說你剛才提到的,要學習葉利欽,學習葉利欽是什麼意思?這個就很明顯了,因為葉利欽和戈爾巴喬夫一起解體了蘇共,所以這是他提出來的一些很尖銳的問題。

主持人:但是他並沒有說要公開的解體中共。

橫河:但是你要知道,他是屬於體制內的,在體制內的人的公開信裡面,他是最尖銳的一個。我們看到有一些更尖銳的,在海外的一些媒體上發表的,那些他不是體制內的。

他 畢竟生活在中國大陸,他提出的很多問題是中國大陸當今在中共統治下,一些矛盾最突出的地方,而且他挖到了這些最突出矛盾的根子在什麼地方。至於說他直接了 當的提出建議來,我想處於他這種情況的話,可能多少會有一定程度的包裝,但是這一點不會減弱他所揭示的問題和提出的對策的重要性。

主持人:那像他也提到要立即停止鎮壓法輪功這個問題,這個問題事實上在中國也是蠻敏感的。那還有其他的像剛才講到葉利欽,甚至還有講到軍隊要國家化,這些敏感的問題。那麼他談這些問題會不會觸及到中共現在的一些權貴階層?他的命運會怎麼樣?

橫河:這是大家都非常關注的。我今天看到《大紀元時報》記者對他的採訪,他提到說從海內外包括中共高層,都有人打電話給他,對他表示支持,這一點是很令人鼓舞的。我相信他自己也預測到了,他這裡面非常詳細的分析到中國各個階層支持他這個觀點的人有多少,他分析得非常清楚。

也就是說,很多人即使表面上不敢,但是當時機成熟的時候,人們都會同意他的看法。甚至他提到了政協委員,他說沒有一個政協委員願意當「花瓶」,人大代表沒有一個願意當「橡皮圖章」,他們只是在高壓下沒有辦法。

主持人:他只是敢站出來把要說的話給說出來了。

橫 河:而且他當中特別提到說,如果現在有人要逮捕我,那麼我會感謝這個人,為什麼呢?如果他真正能從法制出發,能夠讓我公開審判,讓我上法庭去發表我的觀點 的話,我會發表一個為我自己辯護的東西。他說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那麼對中國的法制是一個重大的貢獻,所以他要感謝他。

所以他都想好了,他甚至都想到了會…他舉了林昭、張志新這些例子,就是說他也可能會「消失」。

主持人:他已經做好這樣的思想準備了。

橫河:他做好了。他說他已經快60歲了,他已經沒有什麼可以再留戀的,他必須把這個話說出來。我想在中國,現在缺少的就是讓大家說話,為什麼不讓大家說話?從中共奪取政權以後,就不讓大家說話。

但是我們可以看到,隨著現在形勢不斷的變化,能夠站出來說話的人越來越多;只要說話的人越多,中共就越沒有辦法。

主持人:那您認為他的公開信對高層來講,能起到一點作用嗎?

橫河:對中共高層來說是沒有解啦,他所開出的所有解的藥方,歸根結柢,比如說他對政治體制改革的建議,建議什麼呢?開放黨禁、選舉、言論自由這三條。開放黨禁、民主選舉,讓任意組黨,共產黨一黨專政就不會再存在了;如果要讓選舉,共產黨可能就會被選下去。

主持人:就是說他提了很多建議、很多措施,但是歸根結柢,前提必須是解體共產黨。

橫河:他的前提是在共產黨領導下,這些建議都是沒有用的。

主持人:都沒有用了。好,節目時間也差不多了,非常感謝您的分析。觀眾朋友們,感謝您收看這一期的《熱點互動》,如果您還沒有閱讀過汪兆鈞的這封公開信,建議您到「大紀元」網站上去看一看。好,我們下次節目再見!

(據新唐人電視台《熱點互動》節目錄音整理)


Nov 01,2007
相關新聞
- 【世事關心】人權聖火(上) Apr 06,2008
- 組圖(2):人權聖火進入中國誓師大會 Mar 28,2008
- 人權聖火大陸接力張貼畫(二) Mar 14,2008
- 人權聖火大陸接力張貼畫 Mar 07,2008
- 西安高新醫院:中共奧運後恢復器官移植供體輸出 Nov 17,2007
- 各界共識:停止迫害法輪功為當務之急(圖/音) Nov 11,2007
- 錄像:人權聖火在法國巴黎 Sep 26,2007
- 音像: 【9月15日】人權聖火抵日內瓦 市長接火炬 Sep 24,2007
- 【實況錄像】德國慕尼黑迎接人權聖火 Aug 28,2007
- 點燃人權聖火 制止中共暴行(圖/音) Aug 27,2007
    本類推薦文章

  • 用戶隱私條款

    法輪功受迫害真相聯合調查團
    Copyright © CIPFG 2006-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