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非法迫害法輪功已八年多了,這場迫害拷問著每個人的良心。近日,安徽省政協常委汪兆鈞發表致胡溫萬 言公開信,信中即提到當務之急是立即停止迫害法輪功,並對當時決定鎮壓的決策者追究刑事責任。此信引發海內外各界的關注和響應。

欽佩法輪功博愛無私

湖南民運人士、獨立中文筆會會員陳少文認為,安徽省政協常委汪兆鈞致胡溫的公開信顯示了體制內官員的良知,要實現法輪功自由的生活在中國的國土上,必須讓共產黨交出江山,放棄權力。

因 在互聯網上撰寫四十多篇批評文章,陳少文被中共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判有期徒刑三年,剝奪政治權利一年。他被關在監獄裏時發現,被關押的政治犯中百分 之七十是法輪功學員。他與一名被非法判七年徒刑的法輪功修煉者關在一起半年,聊天時他了解到了法輪大法的真相。「使我感到刻骨銘心的是法輪功那種勇敢、無 私無畏、寧死不屈和俠肝義膽的精神,是黑暗中的一線曙光。他們的生命安全受到威脅時,仍為別人著想,給人以強烈的心靈震撼」。

「鎮壓法輪功是違法的,是個別人的意圖凌駕於憲法法律和全國人民意志之上的結果。法輪功是有信仰的團體,能提升人類的道德觀念。憑甚麼定他為×教,於法於理都違背常理。法輪功為了維護自己的權利抗爭,就被剝奪合法權益,這是強盜邏輯。」

陳少文還指出,「共產黨千方百計的要把法輪大法的思想扼殺在萌芽中,法輪功在大陸雖然遭到高壓打壓和嚴酷鎮壓,但他消失了沒有?他不可能消失,法輪功抗爭精神的影響和威力及抗爭意義在老百姓心裏扎下根了。」

「從 去年到今年,當地人越來越多的收到大法的真相資料和退黨新聞,令人振奮,希望法輪功朋友堅持下去,他們是為自由而戰的楷模,他們的寧死不屈精神將載入歷史 史冊。」了解法輪大法真相的陳少文激動的說。「我很願意與法輪功弟子做朋友,欽佩他們那種博愛的精神,和他們在一起感到溫暖和愛心……」

陳少文認為民眾的覺醒需要像法輪功學員一樣的人對一個人、十個人、成百上千的人講真相,揭穿共產黨是邪教、非法組織的真實面目。只有被剝奪信仰權利的法輪功自由的生活在中國的國土上,才是中華民族復興的唯一希望。

應追究非法鎮壓法輪功者

中國青年報記者、原《冰點》雜誌主編李大同表示,汪兆鈞先生的信中提到的問題都是尖銳的、真實的、非常重要的,都是大多數中國人想說卻不方便或不敢說的話。

汪 兆鈞在給胡溫的公開信中呼籲,當今最迫切的是停止對法輪功的迫害,並對當時決定鎮壓的決策者追究刑事責任。李大同對此表示認同,他說,「利用國家機器對法 輪功進行全國範圍的鎮壓,沒有任何法律依據,是違反憲法的行為。追究鎮壓者的刑事責任,也要通過法律程序進行定罪和起訴。」

李大同強調說,「一個黨說甚麼就是甚麼,哪有這種事情呢?!不是『依法治國』嗎?!『依法』,你就要說說人家違反哪條法律,而且要有具體的起訴行為。未經法律審判,怎麼能夠宣布一個團體是甚麼、不是甚麼呢?必須經過法律程序,沒有經過法律就這樣幹當然是有很大問題的。」


李大同先生

李大同說,「鎮壓法輪功,當然對其他人和整個社會都有影響。對任何公民的非法侵害都是對每個人自己的非法侵害,這是一個最基本的道理。對於任何一個公民來說,只要你無視對別人的非法侵害,實際上就等於是在無視對你自己的侵害。」

前《百姓》雜誌主編黃良天先生,讚揚安徽省政協常委汪兆鈞先生撰寫萬言書給胡溫的膽識,黃良天認為汪兆鈞的公開信是廣大人民心聲的縮影,因此他要站出來聲援汪兆鈞。

汪兆鈞的公開信中最引人矚目的,莫過於呼籲立即停止迫害法輪功,並追究下令鎮壓法輪功決策者的刑事責任,以及對遭受迫害的法輪功學員進行國家賠償。黃良天先生非常認同這樣的觀點,他指出法輪功問題是江澤民一意孤行的錯誤政策,如今使中共騎虎難下。

「我希望能夠返回到歷史的本來面目,就是大家都有自己的信仰自由。大家也都可以找一鍛煉自己身心的一個好的方式。一個好的社會,是應該要能夠每一個人都能夠表達自己自由意志的一個社會。」

中共是最大的邪教組織

陝 西人權人士馬曉明先生說,他所接觸的法輪功學員都是和善的人。在中國社會,造成社會動盪,殘害人民的是共產黨,共產黨才是應該被取締的。馬曉明說:在日常 生活中接觸到一些信仰法輪功的人,我覺的他們都很和善,很虔誠,沒有壞心眼,願意幫助人。我在監獄呆過,雖然我沒見過被關押的法輪功學員,但是聽別人說, 法輪功的信眾到了監獄中都能夠體諒別人,關懷別人,真是真善忍的行為。


人權人士馬曉明

馬 曉明在被關押時,警方曾審問他對法輪功的看法,他表示,「我當時就說是,我也沒有研究法輪功,我也沒有修煉過法輪功,但是我覺的對法輪功的迫害,就是對公 民信仰權利的侵犯。如果要說是還有邪教的話,那共產黨就是最大的邪教組織,馬克思主義就是最大的邪教。我想這(汪兆鈞)是繼高智晟律師以後,又一位公開要 求為法輪功平反,公開要求停止迫害法輪功的一位人士。」(下載(601KB)馬曉明先生錄音

馬 曉明先生曾任陝西電視台經濟信息欄目責任編輯,為資深媒體人士,他說中共媒體一直在撒謊,對法輪功的報導是不可信的:這些消息都是那裏報導出來的,除了共 產黨的媒體報導外,還有沒有其它獨立的媒體來報導或證實相關的事情,有沒有不同的聲音,如果沒有的話,共產黨一家宣傳怎麼可信呢,它利用掌握的宣傳工具撒 過多少謊,撒過彌天大謊都有過。

敢於為法輪功說話

曾為右派平反上書公開信的山東大學附中退休教師李昌玉,讚揚汪兆鈞敢要求為法輪功平反,有膽有識,精神難能可貴。


退休教師李昌玉

李 昌玉說,「共產黨從來都是好事、功勞都是它們的,做了壞事從來不負責任的人,沒有任何人要承擔歷史責任的人。汪兆鈞作為體制內且不是一位法輪功的人,以客 觀及正氣昂然提出要懲罰江澤民這種要求,對於江澤民來說是一個大的打擊與威脅,對於胡溫來說是一個重大的警告。共產黨的領導人,在打壓老百姓方面從來是無 所顧忌,現從汪兆鈞這個角度公開提出這個要求是非常有價值的。」(李昌玉先生錄音

生於中國青島旅英作家馬建表示,汪兆鈞最了不起的地方把政治協商這個概念從法律上來真正的提出來了,而且敢於為法輪功說話。他作為一名企業家的這一舉動令中國的知識份子應該感到汗顏。


旅英作家馬建

馬 建說:法輪功團體,無論是在海外還是在國內一直都是在背著一個非常沉重的包袱。在國內,老百姓的很多人相信了中共的說法。在中國的知識份子中,一提到法輪 功,人們都不想談、許多人避而不談,因為覺的已經定了性了。法輪功基本上是一個不能深入討論的話題。汪兆鈞能夠這麼公開的提出這個問題,是非常了不起的。 他基本上認識到了共產黨在中國的合法性問題,迫害法輪功,(中共)完全是一個黑社會性質的。

馬建還說:我打電話到國內去,發現很多人都不知 道、更看不到汪兆鈞的信。但是當我和他們說了這件事情後,他們中的大部份人都認為:兔子急了還咬人呢。國內那個環境可以把人壓到一定的程度,有些人就習慣 了、麻木了,有些人就會爆發,覺的實在不能再「夾著尾巴做人」了,否則對不起自己的國家,對不起自己是個中國人的稱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