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火抵达前夕 墨爾本時代報揭中共迫害


11月11日「週日時代報」長篇文章Hard Power, Soft targets(恃強凌弱)披露中共在澳洲軟硬兼施脅迫政要和民眾。

全球巡迴傳遞的人權聖火本週五將從昆士蘭省抵達維多利亞省首府、澳洲第二大城市墨爾本。在此之前的11月11日,總部在墨爾本、讀者群主要為中產階級的英 文大報「時代報」,在其發行量很大的週末版(the Sunday Age),發表了該報記者海藍德(Tom Hyland)通過數週的採訪調查撰寫的長篇文章Hard Power, soft targets(恃強凌弱),詳細披露了中共如何在澳洲通過軟硬兼施的兩種手段在澳洲的各個領域來達到自己的目的。

該報同時配發了一篇評論文章It’s time to face the reality of Beijing’s abuse of power (該正視北京亂用權力這一事實了),指出「這樣肆無忌憚的騷擾行徑理應受到曝光和譴責」。

因第一篇文章的長度和深度,從頭版連接到了內頁的一個整版。

中共對澳洲軟硬兼施

記 者海藍德在文章中說,在國家關係上中共採用軟硬兼施的辦法,軟的方面是文化、教育、外交、商業聯繫和人際關係,以獲得國際影響和得到外國朋友。而硬的方面 是通過強行施壓和威脅。就中澳關係而言,後者更具威力,因為其背後常常依靠金錢關係。中澳的雙邊貿易現在達到500億。

文章列舉了幾個事例。去年8月,維省議員維克多.伯頓( Victor Perton)先生給128名省議員發了電子邀請信,請他的同行們去參加由前加拿大議員喬高在墨爾本舉辦的有關中共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報告會。

文章指出,數小時內,這個郵件也落到了中共駐維省領事館的總領事梁梳根手裡。這位總領事接著就給所有的省議員發了自己的電子郵件,向所有的議員施壓,不希望他們去參加這樣的報告會。

一些議員對中共的這種粗暴干涉表示憤慨。伯頓先生得出了兩個體會。一個是中共官員會超越其外交範圍,向澳洲議員施壓,一個是一些身居要職的澳洲官員,為了不讓中共官員在其臭名昭著的人權記錄方面受到尷尬,為他們築起了一道防護牆。

維省議員:中鄰館的做法令人反感

文章告訴讀者人權聖火於本週五抵達墨爾本並提供了網站地址。

文章寫道,墨爾本市政府議員布潤德裡( Fraser Brindley )認為,中共甚至都不需要施壓了,因為市政廳和政治家們都不願意得罪中共。他說:「中澳關係是由金錢包起來的,人權問題對他們而言是忌諱之詞」。

他說上個月墨爾本市政廳拒絕通過決議支持人權聖火一事就是典型的例證。他們不通過決議是因為人權聖火與法輪功有關。

《時代》報市區記者Clay Lucas得到的文件表明市議會對法輪功受到來自中國的壓力。這些文件包括十七封信,顯然是編排好的一系列攻勢,由聲稱近期來墨爾本旅遊的中國遊客寄來本報。

文章還揭露,中共駐昆士蘭和紐省領事館分別給省內的所有議員發了郵件,讓他們不要參加人權聖火活動。郵件以黑體大寫的英文單詞「REMINDER」(提示)為標題。

中 共對澳洲議員不只通過發電子郵件進行施壓。文章說,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工黨議員說,今年在墨爾本中國領事館裡舉行的一次晚宴上,中共領事館指示這些澳洲議 員不要與法輪功有聯繫,不要理會西藏領先達賴喇嘛。這位議員說:「這種言論使我感到憤怒,許多同僚也感到如此。領館的言論猶如命令。這種言論的觀點似乎在 說由於中國對澳洲的經濟如此重要因此人權問題可以忽視。」

伯頓( Victor Perton)表示,很多議員不必對其施壓或恐嚇。他說,有些兩黨的政界人物是中共組織的「友好團體」的成員,在由中共出資訪華旅遊的官方豪華招待面前,他們早已淪為俘虜。

學術界被脅迫的實例

文章說,學術界也透露了一些有關中國留學生的問題。文章說,中國留學生有時會受到中國領館的壓力去監視其他留學生。

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中國留學生說:「我還是中國公民,父母還在中國,說出來很難,需要很大的勇氣。」

La Trobe 大學大學亞洲研究基金會教授,也是全澳領銜的中國專家之一的菲茨傑拉德(John Fitzgerald)博士,在2005年參議院的聽證會上說,中共對澳洲華人的監控非常廣泛,對澳洲主權的踐踏「非常廣泛地發生著」。

當時他說,前中共駐悉尼的外交官陳用林所說的在澳洲有1千名間諜的情況很可能低估了實際情況。對華人的監控主要集中在民運認識、學術人士和法輪功人士。

他說,在商業和貿易領域靠恐嚇手段為自己開路的國家不止中國一個,但中國對華人社區的監控是獨一無二的,澳洲公民的家人回到中國可能都會受到威脅。

但目前,菲茨傑拉德博士即將就任福特基金會北京辦公室主任,日前拒絕了週日時代報的採訪。

記 者採訪了會計師、法輪功學員張瀅,她說,因為她與大紀元時報的關係,自己仍在國內的父母受到了威脅。張來自墨爾本的姊妹城市天津市。自2002年來澳後, 她一直沒有回過中國。但是她的不煉法輪功哥哥,2006年回國看望父母時,三位國安人員告訴他:「你的妹妹在澳大利亞很活躍。告訴我們她都做了什麼,我們 會照看你的父母的,我們不會找他們的麻煩」。

今年張的哥哥又回中國了。公安又找到他:「你的妹妹今年不太活躍了」。張說,這說明墨爾本有人在向國內的公安匯報她在墨爾本的情況。警察也經常到她父母的家進行所謂的「拜訪」。

文章說,張是澳洲公民,她堅持在文章中用真實姓名。她說,「對待邪惡最好的辦法就是把它們曝光。」

當被問到墨爾本市政廳沒有通過支持「人權聖火」的議案,對市長有什麼話時,她說,「其實每個人都面臨著一個選擇,就看你選什麼,是看重貿易和個人利益,還是堅持人的良心和人權。」

文章說,記者上星期花了三天時閒試圖得到一個中共官員對本報所提出的指控的評論,但沒有成功。

評論文章:肆無忌憚的騷擾應被曝光譴責

與 記者海藍德的文章同時刊登在週日時代報上的評論文章It's time to face the reality of Beijing's abuse of power (該正視北京亂用權力這一事實了),首先追溯了中國人來澳的歷史。認為,華裔澳洲公民對當今社會的貢獻良多。

但文章更多的筆墨是在揭露中共獨裁統治下的中國人權的現狀,文章說,中國仍在一個一黨專政的獨裁政權統治下,持不同意見者還在不斷遭到無情打壓。中共當局同時也在向外國政府和團體施壓。

文 章說,中國在國外施壓的對象也包括敢於揭露中國境內踐踏人權惡行的政界人士。但其最脆弱的攻擊目標卻是那些普通的華裔澳洲人,特別是致力於促進中國民主的 人士和法輪功學員。他們在澳洲遭到中共間諜的監視已經是很糟糕的一件事;更糟的是,中共還在利用威脅他們在中國的家人的安全來試圖脅迫這些澳洲公民和永久 居民。

文章明確指出,這樣肆無忌憚的騷擾行徑理應受到曝光和譴責。相反的,在澳洲的某些角落,類似惡行並未受到譴責。某些澳洲公民心甘情願的採取視而不見的做法,這似乎在昭示著,這些澳洲公民在對待人權問題上必須以不會觸怒那個強大的夥伴為前提。

文章最後說,參照澳洲對待華人的歷史,如果中共在肆意踐踏我們公民的權益之後得以逃脫罪責,而澳洲人卻不可提及侵害我們主權的事情,這無疑是一個強烈的諷刺。







Nov 14,2007
相關新聞
- 在BBC電台曝光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 Jul 03,2013
- 荷蘭《電訊報》:反活摘器官的戰爭 Dec 17,2008
- 聯合國反酷刑委員會審核中共酷刑問題 Nov 08,2008
- 美電視台報導中共活摘器官 Aug 28,2008
- 澳廣:法輪功指控中共非法器官移植 Aug 12,2008
- 澳廣:法輪功學員的器官成為中共目標 Jul 21,2008
- 外電:中國維權律師為自由奮戰 Jul 06,2008
- 外電:奧運會臨近 北京旅店生意慘淡 Jun 26,2008
- 波蘭通訊社: 對中國人士的攻擊定將受到裁決 Jun 14,2008
- 外電:北京奧運組織者 文雅但不透明 Jun 13,2008
    本類推薦文章

  • 法輪功受迫害真相聯合調查團
    Copyright © CIPFG 2006-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