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院立案不審理 深圳器官偷盜案跟蹤


楊潔於2006年3月在北京上訪時身穿狀衣欲自焚(大紀元)

大紀元曾報導陝西咸陽市教師楊潔為延長患肝硬化丈夫的生命,03年住進深圳第二人民醫院,手術中院方偷偷摘取了她的腎臟和部份肝臟,她丈夫崔建軍在術中死 亡,且眼角膜不翼而飛(http://epochtimes.com/gb/6/12/17/n1559633.htm)。當年38歲的楊潔從此不僅承擔 起獨自撫養雙胞胎兒子的責任,還拖著病殘的身體走上漫漫上訪路,她曾三年在北京靠乞討維生,卻狀告無門,身份證也被當地政府註銷。目前她被緊緊的監控,三 天兩頭遭到騷擾:是否又要去北京告狀。

雖為弱女子,但楊潔不屈不撓的抗爭,終於取得去年8月深圳中級法院對她起訴深圳二院「人體器官盜竊損害賠償 案,要求賠償1千多萬元」受理的初步成果,但至今仍未開庭審理。咸陽市市政府則表示,對楊潔「就怕她告狀,任何理由都沒有就可以先把她關起來。」楊潔對記 者表示,她曾在網上查詢到,當年主刀的醫生王成友「臨床工作25年,經治病人數萬例,完成肝膽外科大手術達6000餘例,主持3項肝臟移植新技術」,且已 升任副院長。

楊潔指出,當局不好給案件定性,法院已經誤導說案件屬於醫療事故,但她不承認,她堅持認為這是盜賣器官的罪惡行徑。楊潔說,自 己的事情只有自己去抗爭,等待永遠不會有結果。只要她的問題不解決,她就不善罷甘休,不把中國的731送上法庭決不放棄。而她所要到達的最基本的一點則是 通過這個案件的曝光,使做醫生的起碼要講職業道德,不要再傷天害理。

08年中共兩會期間,楊潔再次衝破監控闖進北京喊冤時又被截回,至今監視控制她不能出門。她表示,當局視防範她在奧運會期間鬧事為政治任務;通過自己的冤案和遭受的迫害,她已經看穿了中共體制的邪惡本質。

兩地政府簽密函 勞教發病監外執行

2006年底大紀元曾報導楊潔的冤案,隨後便失去她的任何音信。近日記者再次聯繫上她,楊潔介紹了案件的一些進展和她不屈的抗爭經歷。

她說,直到07年4月她到深圳市政府交涉時才獲悉,深圳市政府和陝西咸陽市政府在06年10月聯合下發文件、簽定密函——深圳市政府出60萬人道補助,其中39萬分4年支付給楊潔和她的兩個兒子,21萬作為咸陽市政府的辦案經費——截訪楊潔的費用。

楊潔氣憤的說,咸陽市政府當時卻多次找她談,說給她困難補助從10萬起步,再追加到20萬元,並解決她的工作和住房問題,首期支付她3-5萬元,其餘的在4年內分期付給她,條件是她必須保證三年之內不到北京上訪,否則就勞教一年半,並逼迫她簽字同意。

楊潔說,「我當時也提出條件,就是必須同時見到兩地政府,形成文字性東西;一次性拿到這些錢,但對方不答應,利用我在公安局工作的同學擔保,把正在北京上訪的我騙回老家。說什麼那麼多冤案有幾個給錢的,我這個案子給幾十萬不少了,死幾個人算什麼。」

楊潔堅持自己沒犯法,是受害者要告到底,結果咸陽市政府拿出已經批復的勞教她一年半的批文,把她投入戒毒所男女混合關押,由於她心臟病發作被送往醫院搶救後,監外執行被監視居住一年半,但沒有給她辦理任何手續。

由於楊潔不服當局的所謂人道關懷,她遭到戶口被註銷,身份證被吊銷,使她成了沒有合法身份的人。但不論怎樣的刁難迫害都改變不了她討公道的決心,終於雙方達成一次性支付楊潔15萬,剩餘的錢分期支付她兒子學費生活費等,到奧運會後08年底付清餘款的合同。

楊潔透露,咸陽市市長表態道:一個礦難給20萬,給楊潔39萬,她還要告狀的話就勞教。

大鬧深圳市政府 得以法院立案

楊潔對記者表示,2003年悲劇發生後,她的身體跨了,待她恢復一些後,幾乎跑遍了整個深圳請了一名律師幫她打官司,可是卻被政府買通,律師便配合政府把案子拖到過了時效。去年楊潔到深圳後找到他,他解釋說地方政府壓力太大了,要保住飯碗,不得不解除與楊潔的合同。

她 說,「因為深圳市政府的干預,深圳市中級法院不予立案,說楊潔的案子信訪部門已經處理,法院不要參與。然後法院方面對楊潔說,你的狀子弄丟了,你能不能再 寫一份;能不能把北京的律師辭退,我們在深圳給你找律師等等,就這樣拖著,按說司法應該獨立,我只能找深圳市政府鬧了兩個月,它們才給法院打電話受理我的 案子」。

楊潔解釋說,她回咸陽後只要能去北京她絕不放棄每一個機會,所以有人幫助她聘請了北京的律師。她還在網上搜索到當年手術主刀的沒有 一個是深圳的專家教授,都是來自安徽、南京的,還有實習生等。而且主刀之一王成友在對他們夫婦活體實驗後,升任了副院長。她在起訴時這些人都是被告。

楊 潔說,深圳二院使他們好端端的幸福家庭變得家破人亡,傾家蕩產、無家可歸。所以她在條件許可情況下到深圳找市政府討說法。它們雖然規定每個月的最後一週的 週三是市長接待日,但她要見市長時卻被阻攔,於是07年4月她在市政府門前時對阻攔的人員表示,誰不讓她見市長,她就一頭碰死在政府前。對方退讓了,一個 姓郭的專員把相關人員(包括衛生局、深圳二院負責人)召集起來討論楊潔案,她才得知案件有專人負責,並在06年10月已經秘密與咸陽市政府達成交易。

楊潔表示,她不理會深圳市政府的干預,堅持要在法庭上與深圳二院對薄公堂,而不是私下與他們交涉,最終深圳市政府不得不讓步。

案件立案 「調查」拖延

提起楊潔噩夢般的遭遇,她表示自己被中共社會的黑暗壓抑的透不過氣。她說,既然立了案走法律程序,懂法的人都知道一個月必須通知當事人什麼時間開庭審理,但我這個案子拖了將近一年了,還調查啦怎麼樣怎麼樣的。

楊潔說,案件雖然在去年8月份得以立案,但法院以調查楊潔婆婆是否同意起訴為由拖延開庭審理。她說,去法院理論時,法院竟然以「兒子死了,母親是否願意打這個官司」的理由中止法律程序。而且她沒有身份證也成為被調查的一部份。

法院還說楊潔是惡意訴訟,要求賠償1千萬太多了,法院的人對她說,如果是二、三百萬還可以。楊潔則一針見血的指出,這不是普通的醫療事故,而是盜賣人體器官的罪惡,她還要求對醫院刑事起訴。楊潔透露,她還曾經到深圳市公安局報案:人死因不明、器官丟失、眼角膜被盜。

她說,上訪時她穿的狀衣上寫著,「日本的731害命不要錢,深圳的731害命要錢賣器官」。她在深圳找市政府時就穿這件狀衣,在北京國家信訪局上訪時穿這件衣服被拉到馬家樓。07年中共開17大時,她把該狀衣快件寄給了17大秘書處。

今年中共召開兩會前,楊潔又逃脫了監控跑到北京喊冤,她出現在最高法院前時,至少20多截訪人員抓她,有人透露,咸陽方面的政策是:只要楊潔在北京出現,先把其抓回來,勞教她時如果病發,有專門的醫生監護。

希望公開開庭審理案件 體悟中共體制黑暗

楊潔表達了她討回公道的決心:我的案子必須有個結果,不是多少錢的問題,當初醫院明知道我的血型與我老公的不符,還耍我們。我的目的就是把罪犯送上法庭,在法庭上對薄公堂,將醜惡公之於眾,讓人們知道中國的731,我還希望媒體介入案件。

楊潔以她親身經歷體悟出:「中國的黑暗是體制問題,地方政府這麼壞,買官賣官,是上邊本來就不好造成的。制定的政策都是讓人看的,說的很好,作的是另一回事,根本就不講法,強權之下沒有公理,共產黨的社會就是這麼黑暗!

楊 潔還舉實例說明中共體制的弊端:2006年中央督查組到全國各地檢查大案要案的處理情況,當時深圳和咸陽市政府已就楊潔案達成秘密協議,咸陽市政府帶著楊 潔到陝西省匯報,她所在禮泉縣公安局官員坐車的後背箱裝滿石榴等當地土特產,在陝西省公安廳招待所,廳長就當地的第一大案——楊潔案向北京來的官員匯報, 他們坐在那吃著喝著聽底下人匯報,根本就沒有下去調查,更不要提薇服私訪。

「陝西省開兩會時提出的口號是實現訪民零登記、零上訪,那你設的信訪部門是幹什麼用的?!」

楊潔說,中共兩會期間禮泉縣的公安局長給她手機發了很多短信:識大體、明事理,否則按原計劃執行,意思就是勞教。「我也給他回了:按協議合同辦事,我是遵紀守法的公民,你不要逼人太甚,否則的話你就等著在天安門城樓底下收屍。他再沒給我發短信」。

「我已經跟法院說的很清楚,我不指望法院給我公平正義,但是我希望得到公道,否則一審在深圳中院,二審就到廣東省高院,再審就到北京最高法院了」。

楊 潔表示,她所說的都有證據材料證明全部是真實的,包括深圳和咸陽兩地的文字的複印件,她下一步將考慮到深圳催問案件的進度。她認為生命無價、健康無價,她 的案例特殊,人身受到巨大的傷害,一死一殘,這麼悲慘的結局,訴訟怎麼是惡意?殺人放火不是惡意嗎?所以她不會放棄主張。

記者致電咸陽市政府、禮泉縣公安局時,對方接電人員聞聽記者詢問楊潔案,不作答就掛斷電話。









Apr 08,2008
相關新聞
- 調查線索:我險些被中共活體摘取器官 Jul 13,2013
- 調查線索:廈門大學附屬中山醫院心臟中心15“換心人”供體來源不明 Dec 25,2008
- 調查線索:解放軍總醫院第二附屬醫院器官移植手術頻繁 Dec 25,2008
- 調查線索:青島醫學院附屬醫院三日內完成肝移植手術 Dec 24,2008
- 三十六歲譚志陽死亡 腰部有刀傷 Aug 20,2008
- 唐山開平勞教所的奇怪抽血 Aug 15,2008
- 新疆活摘死囚器官 法院和醫院私交變賣 Jun 27,2008
- 馬三家強行抽法輪功學員血 疑擬摘器官 Jun 09,2008
- 山東滕州市女士在上海仁濟醫院做肝移植 May 03,2008
- 廣西壯族自治區器官移植的部份詳細調查 May 03,2008
    本類推薦文章

  • 法輪功受迫害真相聯合調查團
    Copyright © CIPFG 2006-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