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零零八年六月八日,在退出中共的三退大潮即將突破三千八百萬前夕,墨爾本市中心的城市廣場舉行了「聲援三千八百萬萬勇士三退」及揭露美國紐約法拉盛中共黑色暴力的集會活動。

墨爾本聲援三退集會現場的圖片展吸引不少華人駐足

民眾踴躍在呼籲北京奧運前停止迫害法輪功的百萬徵簽書上簽名

進入二零零八年以後,中華大地災難連連不斷:

一月:南方暴雪肆虐。據民政部公布:二十一省市不同程度受災,一零七人死亡,八人失蹤,直接經濟損失超過一千一百億元人民幣。

二月:股市開始暴跌。全體股民被集體套牢,一天就蒸發掉一個廣東省。

三月:安徽瘟疫初現、藏民罹難。

四月:T195海之情號奧運第一列山東淄博脫軌與對面正常行駛的列車相撞,造成七十二人死亡,四百一十六人受傷。

五月:四川汶川大地震接踵而至,遇難人數已逾七萬……

集 會現場的圖片展在告訴來往的人們,這一樁樁、一件件,是天災,它更是人禍,在災難面前,中國人民精神上的覺醒才是最可貴的!閱讀《九評》、傳播《九評》, 認清中共政權的偽善和草菅人命的殘暴,越是在危難時刻,越不能放棄精神自救,只有保持精神上的正義、清醒和理智,走出中共這個邪靈帶給中華民族的災難,才 能真正的得救。

若發生類似法拉盛事件 警署要求立即報警

墨爾本退出中共服務中心每當三退人數增加一百萬,就會 舉行一次遊行或集會,聲援三退勇士。維省法輪大法佛學會會長肖中華先生說,「當維省警察總部獲得了法拉盛事件的信息後,相關的警官主動打電話找到我們,要 求我們跟他們會談,他們問了我們很多問題,最後他向我們確保,我們和平抗議遊行這些權利他們一定會保護的。如果受到來自中共的任何壓力,如果在墨爾本發生 任何相關的事情,要第一時間告訴警方,警方一定會制止這些事情的,而且也會通報給其他警察和相關部門,讓他們有所準備。」

據悉,通過奧運火 炬在堪培拉傳遞,中國留學生在澳洲大地上演了一齣文革時期紅衛兵小將的鬧劇,讓澳洲警察震驚。警方表示,現在仍然在搜集資料,但很明顯中國大使館和領館是 主要的背後支持者。其中施暴者已經被逮捕,面臨被遣返的境地。正如警官們自己所說,「很多從獨裁國家出來的人,他們看到警察害怕,因為在那些國家警察都是 替政府說話的,在這裏,我們警察是為了保護人民的合法權利不受侵犯。」

在墨爾本有八個退出中共服務中心,二零零五年春成立以來,一直秉承「傳九評,促三退」,幫助華人認清中共強加的苦難,儘快退出中共,從中共的枷鎖中解脫出來。

百萬簽名獲民眾支持

「法 輪功受迫害真相調查團」發起的百萬簽名活動,呼籲中共在奧運之前停止迫害法輪功。集會時,徵簽義工吳建國說,「徵簽已經搞了好幾個月了,今天的效果是挺好 的,我們徵集了好多簽名,很多人都是自己主動走上來給我們簽的,我們不需要做太多的介紹,因為他們已經了解情況。我們爭取在奧運會之前交給國際奧委會。」

「中共內部的人也知道中共的末日快到了,但是他們自己還不願意清醒,他們不去為自己找些後路,還在這裏做些垂死的掙扎,這是最可悲的。」

追查國際維省發言人:建議華人不要聽信謊言

追 查國際維省發言人樊先生在發言中表示,中共在紐約法拉盛導演的黑色暴力,讓他想起早在二零零零年年初,當時中國駐墨爾本總領館為了配合大陸對法輪功的全面 鎮壓,在墨爾本華人社區散布法輪功謠言,威脅各華文媒體不要刊登來自法輪功團體的消息和文章,並且要刊登有他們提供的中共對法輪功的污衊報導。

他說:「導演法拉盛事件,將國人對地震的關注轉移到法輪功學員身上,這是文革在海外的翻版,用一部份人打擊迫害另一部份,這是國家恐怖主義,我們堅決譴責這樣的行為。」

他建議海外華人,不要聽信中共的謊言,快快退出中共。

三退集會受到各界人士的支持

潘永代表中國民主運動墨爾本聯盟的全體成員,對於近來中領館操縱特務在紐約法拉盛破壞退黨服務點,暴力圍攻、毆打退黨義工一事,表示極大的憤慨和強烈譴責,堅決抗議中共這種流氓行為。

他 說,「二零零八年是一個不尋常的一年,在中國至今為止災難不斷,但如何避免更大的災難是每一個人應該關切的問題,可是專制的中共政府卻不顧人民的生死存 亡,不是積極組織搶險救災,挽救那些生命受到威脅的民眾,反而為了轉移人民的視線,把矛頭指向退黨服務中心。天災雖然不可以抗拒,但這次天災一大部份出於 人禍。中共政法委書記周永康置災民的生死與疾苦於不顧,指使特務嫁禍法輪功,挑動海外華人把仇恨轉向法輪功。這是中共邪惡的本質一貫伎倆。」

「中共的罪行註定了它將被徹底解體的命運,中共的繼續存在是中華同胞受難的延續,退出中共是歷史的需求,是全體中國人民的需求。」

「我們堅決支持退出中共運動,支持維權正義行動!所以,我們在為死去的人哀痛時,不要忘記告訴那些活著的人,退出中共邪黨,換一個有人性,真正愛民,負責的社會。」

共產黨解體命運不可扭轉

Simon Vereshaka來自烏克蘭,他在發言中講述了在蘇共統治下,自己一家的經歷。他說,「烏克蘭受共產黨統治的時候,我母親的舅舅被蘇共殺了,因為他們懷 疑他。蘇共摧毀了烏克蘭的語言和文化,屠殺了很多人民,許多烏克蘭人就被迫離開了自己的家園。我母親一家逃難來到澳大利亞,我的外婆由於目睹了屠殺的慘 狀,精神錯亂了,她老是擔心蘇共會來到澳大利亞把她殺掉,她處於極度的恐懼當中,不得不依靠電擊治療。」

來自前羅馬尼亞的Juliana 說,退出中共,這是中國人能做的最受鼓舞的事情了。「我一生中四十多年都是在共產主義國家度過的, 八十年代中期當我來到澳洲時,我曾和中國人一起工作過,我發現我們有更多共同的地方,因為共產黨在世界各地都是一樣的(殘暴)。我們離開自己的家園,背井 離鄉來到這裏都是為了孩子們,讓我們的後代不再受到壓迫、貧窮和飢荒。《九評》我在四十年裏在東歐受到的遭遇都在《九評》這本書裏有詳細的披露,所以來自 共產主義國家的人一定要看,我們能對共產黨有一個清醒的認識,才能避免悲劇不再重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