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山開平勞教所的奇怪抽血


我被非法關押在唐山開平勞教所時,裏 面關押的人還很多。一層樓都是普教,二層樓是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有十個班,三層樓每間有一名堅定的大法弟子,由兩名固定的普教看管,有專人打水送飯, 不與外界接觸。經常在上午看見有普教從食堂端來一小盆黑乎乎的東西,和拿著許多管子之類的獄醫,一起去三樓灌食。下面是我在開平勞教所經歷的迫害和親眼所 見。

一、謊言洗腦迫害

剛進勞教所的一律直接關小黑屋,位置在每層隊長走的樓道兩邊各有一小間,西側的是監控室,裏面放 有一排監控設備,地上臨時放一張床板,裏面的空間就更小了,在這屋的學員基本上是正被強制“轉化”的,白天洗腦,晚上不讓睡覺,而且不讓上廁所,聽說是隊 長王豔帶一些邪悟的人專門從石家莊勞教所學來的。

東側小屋有能放四張單人床的空間大小。白天、晚上都開著燈,由兩名普教24小時輪流值班 (中午12點到夜間12點)。因為和學員走的不是一個樓門口,所以平時很難見著人。只有被隊長安排來的一撥一撥的邪悟的人過來,先派來的大多是同鄉,讓你 有親近感,沒有戒心,看你愛和誰說話不愛和誰說話,漸漸把每天來的人員固定下來繼續談。

因為當時學法少,也不知道這是斷章取義就信以為真。還說“轉化”了就可以進班了,班裏面如何如何的好,對修煉提高更有好處,等等謊言……現在覺得很荒唐。新進來的同修很多都是被這樣三、五天就給“轉化”了。接下來就開始被一點一點的洗腦。

然 而,進班後,和她們講的根本對不上號,不能和別人隨便說話,一進班,就被告之不能再提法上的事了,自己心裏知道修就行了,更不用說切磋和學法、煉功了,就 連吃飯、睡覺、排隊周圍的人都是隊長安排好的,走廊裏還有兩名普教24小時輪流值班,隊長也經常隔著門窗玻璃監視。隊長秦小豔走路沒聲,有時無意中抬頭看 見她面無表情、披頭散髮、像幽靈一樣不知在外面站了多少時間了。聽其他大法弟子講,她對大法弟子特別狠,經常打人嘴巴子、關小黑屋凍大法弟子,就連老年大 法弟子也不放過。她家住市內,家裏、單位、班車上都有暖氣,而她的手卻被凍傷,整天帶著大棉手套,大家心裏都明白是遭了惡報了。

二、更多大法弟子遭肉體和精神折磨

管 班的隊長也經常把人叫出去一個一個的過問,誰和誰說話了,都說了些甚麼,不要和誰說話、遠離誰等,所以很多人平時為了自保,都很少說話,怕被打了小報告, 氣氛特別緊張,心情也很壓抑。我被“轉化”後,經常夢到自己住在墳墓中或地底下、或是赤腳在雨中泥濘的小路上跑,周圍有很多蛆蟲或很噁心的怪物。直到有一 天,一位大法弟子悄悄給我寫了兩個字“猶大”,指我身邊看著我的人,我的腦袋“嗡”的一下驚呆了,邪惡一變換偽善的面孔,我就糊塗了,恨自己沒做好,走了 彎路,對不起師父,心裏痛苦的無法言表,經常以淚洗面,隊長立刻對我和班內其它大法學員加緊了監控。

有一天中午,吃完飯,剛走出食堂,就看 見三樓一大法弟子向這邊高喊: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你們怕甚麼?馬上就看見有普教揪住她的頭髮往後拽、捂她的嘴,又有人用力打她抓住鐵欄杆的手,她仍向下 面高喊: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你們怕甚麼?這時院子裏的普教和隊長也有的衝向三樓。僵持了好一會,她才被拽離窗戶。我們默默的往回走,許多人都在悄悄的流 淚,我使勁掐著自己的手,控制情緒,防止哭出聲來,回到班裏,馬上蒙上被子任憑眼淚流個不停,既佩服同修的勇氣,又擔心她的安危,又痛悔自己走錯了路,不 敢堂堂正正證實法,同時暗下決心一定要走好以後的路,不能一錯再錯了,跌倒了我就爬起來。樓上不時的傳來同修被暴打的聲音,直到晚上看新聞聯播時,還能聽 見打罵聲,第二天聽普教講她被打得口吐白沫,昏死過去幾次,隊長王豔華、閏紅莉和很多普教都動了手。

還有一位廊坊同修才40來歲就花白了頭 髮,由於長期被單獨關押,肌肉萎縮,走路不由自主的栽跟頭,隊長說她是裝的,她曾被扒光衣服,長時間捆在床上,還送到男隊關在一間窗戶上掛有兩層棉被的黑 屋,進行肉體和精神折磨,勞教所所長親自出馬,強迫放棄信仰,逼迫寫“五書”,由於隨時面臨生命危險,她就悄悄的寫了遺書藏在身上:迫害我的有許德山、阮 大國、閏紅莉、王豔華。

有個去天安門打橫幅的學員,聽說是豐潤的,被惡人打的精神恍惚送進勞教所,日夜睡不著覺,見著人就說:“我的元神沒 了,幫我找找元神吧。”隊長還說她是裝的,就這樣仍然被騙著寫“三書”,說寫完了就幫你找元神。之後這位學員就突然失蹤了,有人看見她被閏紅麗帶走了,說 是給她找了個好地方,聽那口氣也不像是回家了。要是上面有人來檢查時,就把班內認為“轉化”不徹底的藏起來,等人走了之後再送回班中。

三、醫生抽血 為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而配血型,

有一天,來了幾個醫生說是檢查身體,每人被抽了一大管子血,連身體不好的、被關小號單獨迫害的也不例外,必須人人都得抽,過後也就沒音信了,沒有公布檢查結果,回家後才知道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事,抽血是為了配血型,現在回想起來真是後怕。

四、販賣人口和奴工

從 北京調遣處來的普教聽隊長私下裏說,她們是被開平勞教所每人所花800塊錢買來的,和她們一起來的那些人因為當時勞教所沒接到甚麼活,就又秘密賣到了秦皇 島做苦工 ,也有的托人花錢買出去了,基本上一個月得花一千元,一年的最少得一萬元。為了營利,這些政府部門公開利用手中的權力販賣人口,並長時間強迫奴役勞動(稱 勞動改造)。

後來就有了包棉籤和包一次性筷子的奴工活,一箱箱散亂的棉籤倒在桌子上,幾根一排,裝在精美的包裝袋內,標籤上是外文,給人感覺好像是從外國進口的。標有100支的也不讓裝足,連掉在地上的也要裝上,就連隊長都說不敢買棉籤用了。

普 教在食堂生產一次性筷子,這些筷子都是堆在地上的。她們在吃早飯前就出工幹活,中午吃完飯,接著幹到吃晚飯,晚上食堂內掛著很厚的簾子,仍能聽見裏面機器 的響聲到很晚,不完成指標不讓睡覺、不給減期。有的隊長很厲害,就連她自己(謝愛茹)都說這些普教都怕她,實際上是怕被加期,因為誰也不想在這人間地獄多 呆一天。








Aug 15,2008
相關新聞
- 調查線索:我險些被中共活體摘取器官 Jul 13,2013
- 調查線索:廈門大學附屬中山醫院心臟中心15“換心人”供體來源不明 Dec 25,2008
- 調查線索:解放軍總醫院第二附屬醫院器官移植手術頻繁 Dec 25,2008
- 調查線索:青島醫學院附屬醫院三日內完成肝移植手術 Dec 24,2008
- 三十六歲譚志陽死亡 腰部有刀傷 Aug 20,2008
- 新疆活摘死囚器官 法院和醫院私交變賣 Jun 27,2008
- 馬三家強行抽法輪功學員血 疑擬摘器官 Jun 09,2008
- 山東滕州市女士在上海仁濟醫院做肝移植 May 03,2008
- 廣西壯族自治區器官移植的部份詳細調查 May 03,2008
- 大陸醫院偽造、銷毀器官移植記錄 May 03,2008
    本類推薦文章

  • 法輪功受迫害真相聯合調查團
    Copyright © CIPFG 2006-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