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零零八年八月二十二日,加拿大調查員大衛•喬高和大衛•麥塔斯向媒體發布新證據,並再次確認他們的結論,在中國大量法輪功學員因被活體摘取器官而被謀殺,他們的器官被用於移植他人。新證據包括一個錄音紀錄和海外中使館最近散發的一個電視節目錄像。

* 電視錄像提供證據 活摘器官不容否認

這個錄像由加拿大中共使領館向外界提供,由香港衛視中文台製作電視片,以中共否定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說法為基調,對某些“當事人”進行採訪。在電視片中,廣西民族醫院的醫生盧國平承認了二零零六年五月二十二日接受電話調查的人是自己。

兩位調查員二十二日向加拿大媒體公布兩項證據時說,“在錄像帶中,該醫生承認談話錄音中的人是自己。該錄像正被中國大使館和領事館發放,因此其真實性是由中國政府認可的。”

在給加拿大中國大使館的信件中,兩位調查員寫道,“在這種極有說服力、由中共政府官方認可的證據面前,(對肆意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否認已經不容被選擇了,唯一的選擇是停止這種可怕的犯罪。”

* 法輪功學員的器官“全國範圍”被“批發”

在兩位調查員的電話錄音證據中,盧國平多次親口承認移植的供體來自於法輪功學員。他說,“有些是法輪功,有些是家屬捐獻的。”

盧 向調查員推薦自己在廣州中山大學第三附屬醫院的自己的同學繆醫生。盧在錄音中承認,器官的來源是全國範圍的,盧還透露了交易的細節,即“要熟路子”、“打 通各種關節”、“賄賂司法部門”才能拿到“批發價”。並交待了廣州中山大學第三附屬醫院能拿到器官的原因:“因為他牌子大嘛,因為他是以整個學校的名義跟 司法系統接觸嘛。”“全國都有他們的點,……他們是專門有一批人馬專門在外面跑的。”“國內好多(基本上)醫院都能夠做,……”

盧在電話錄 音中還說,“如果你想快的話,我建議你上廣州去,他們那兒器官很容易拿。他們在全國範圍內都可以找,他們在做肝移植的時候就順便就幫你拿腎了,所以他們拿 器官是很容易的。”還有一點是盧在接受鳳凰衛視採訪時否認的,即我們在兩位調查員的錄音中聽到的,盧承認:移植手術前,醫生親自挑選要被摘取器官的法輪功 學員。

在兩位調查員的電話錄音對話中,盧醫生承認以前做過這類移植手術,當被問及以前廣西民族醫院二零零一年有沒有用法輪功供體時,盧的回答是:“用啊,主要是很難再拿得到……”。“因為拿不到東西,所以這幾年基本上不做了……”

* 活體摘取器官 受害者本人“不知道”

從盧國平的講話中,我們可以看到活體摘取器官的規模和任意性,在提到廣州中山大學第三附屬醫院時,他說,“因為他們肝移植一個星期都要做七八台,他可以做十幾台的腎移植啦,所以他們每個月都有幾十台,所以他們不愁器官呢。”

從對話中,盧還說,被活體摘取器官的法輪功學員“一般都在三十歲左右”、“男女都有”,健康的法輪功學員。在器官被摘取前,作為受害者本人是不知道的:

問:那挑選如果他不讓你抽血怎麼辦?
答:他肯定會讓的。

問:他怎麼會讓呢?
答:有法子的,你怕甚麼?這東西都用不著你們擔心這個問題,他們會有操作。

問:他知道會給他取器官移植,他會知道嗎?
答:不知道啊。

問:他不知道啊?就是不讓他知道,知道他就不讓抽了是吧?
答:對對對。

問:那怎麼說服讓他,他說你抽血幹甚麼?那你怎麼講呢?
答:哎呀,這個他們會有辦法,這個事不是你擔心的問題。你能做的事情你就是住進去把費用交齊就得了。其他你甚麼都不用擔心。

加拿大兩位調查員目前已經將兩份證據以及給中國使館的信件公布在互聯網上。從以下連接 http://organharvestinvestigation.net/Dr.Lu-Voice-Recording/, 可以找到相關證據。


鳳凰衛視製作的電視片的截圖,廣西民族醫院的醫生盧國平承認了二零零六年五月二十二日被電話調查過的人是自己。

附:兩位調查員公布的的錄音對話文字

問 ─調查員,答-盧國平

問:哎,不是他們……

答:哦,對……

問:這位大夫啊,我現在就是很信任你,我跟你也是,就是很相信你吧,就跟你講一下,現在不是他們都用的是法輪功的器官嗎?

答:現在沒有了,現在管的比較嚴。

問:以前不是用的法輪功器官嗎?

答:以前和現在不一樣了。

問:以前不是你們醫院也用過,他不是給你們提供過嘛,我知道,因為你們廣西民族醫院是手術比較好的。所以說呢,以前用過,現在怎麼用不到了?就是說你能不能找到法輪功器官嗎?如果能找到,那麼我就過來。能不能找到?

答:我告訴你,我們沒法拿到器官。你要在我們廣西因為拿器官就比較麻煩,如果你想快的話的,我建議你上廣州去,他們那兒器官很容易拿。他們在全國範圍內都可以找,他們在做肝移植的時候就順便就幫你拿腎了,所以他們拿器官是很容易的。所以好多地方沒辦法拿器官只能跟他們拿。

問:哪個,廣州哪個地方你跟我說一下。到時候你幫了我,我會謝謝你的。

答:行。

問:啊,

答:哦,行,行。這樣來,到時候我告訴你,到時候我把那邊的那個醫生的電話號碼告訴你。

問:是哪個醫院?

答:我告訴你號好吧。你稍等半分鐘,我把電話號碼拿過來。

問:謝謝。弄完我謝謝你啊。

[等待時間]

答:喂,

問:嗯

答:喂,喂

問:嗯,嗯

答:你先把這個醫生的電話號碼記下來。13609038255。

問:3825。

答:38255

問:哦,255.13609038255

答:對對對。這是中山大學第三附屬醫院。

問:就是廣州的麼?

答:啊,對對對。

問:中山大學第三附屬醫院啊。

答:嗯。

問:這個大夫叫甚麼?大夫叫甚麼?

答:繆醫生。

問:啊?

答:姓繆的。

問:繆甚麼?

答:繆冰。

問:繆哪個繆?就是“廣”字頭下來一個?

答:荒謬(繆)的繆。

問:他是肝移植科的嗎?

答:腎移植科的。因為肝移植和腎移植都是在同一幢樓的,他們都是一起的。

問:哦,都是一起的。他怎麼容易拿到呢?你們怎麼拿不到呢?他怎麼能容易拿到?

答:因為他牌子大嘛,因為他是以整個學校的名義跟司法系統接觸嘛。

問:那是不是用的也是那種法輪功的供體吧?

答:對,對,對。

問:對,對,對哦。是哦。

答:他那個你也可以用親屬的腎也可以,用屍體的腎也可以。

問:但是就說是,他說法輪功的供體比較健康、比較好。是不是他們用的也是這種?

答:對,對,對。一般都是選健康的來做的。

問:我說是啊,是法輪功的供體比較健康,是不是選的這樣的?

答:對,對,對。具體的你打電話跟他說,你說是民族醫院的廬醫生介紹的,他是我大學同學來的。

問:噢,你是他的同學,你叫陸甚麼?我要跟他說一下。

答:嗯,廬。

問:魯迅的魯是吧?

答:不是。廬山的廬山。

問:廬山的廬?廬甚麼?

答:廬國平,國家的國,鄧小平的平。

問:廬國平,廬國平大夫。

答:你打電話說是我介紹的,他會幫你弄好。我跟他是同學來的。

問:對,對,對。完了我再謝謝你。

答:你就跟他聯繫吧。

問:好的。他以前不是幫你,是不是也幫你找過很好的這種?

答:對,對,對。他那兒每個星期都好多台,因為他們做多了,他們路子熟。

問:噢,路子熟。

答;因為國內好多基本上醫院都能夠做,但為甚麼有些醫院不能做,是因為拿不到器官。

問:噢,就是他們能找到。他們應該到哪裏去找呢?是本地找還是外地找呢?

答:他那個全國都有他們的點。

問:哦全國都有他們的點。那麼……

答:他們是專門有一批人馬專門在外面跑的。

問:哦,是這樣。那就是,現在就是他們找的也都是那種法輪功器官啊?那種很健康啊?

答:對,對,對。

問:哦哦,是這樣哦。那好。廬醫生,你有沒有手機?你給我個手機,我和你聯繫,如果以後有甚麼事我可以找你,介紹病人我可以找你。

答:嗯,來吧。 13607710447。

問:0447。

答:對。

問:13607710447

答:你找到他,他們那裏都,基本上都是我的朋友。

問:哦那邊都是你的朋友。因為你知道我這個病人啊是我的親人啊,是我的一個孩子,就是女兒,我就說很關心啊。希望找健康的。你們醫院不是也用那種法輪功供體嗎?以前不是都用嗎, 2001年,這些年……

答:用啊,主要是很難再拿得到……

問:以前是不是很好找?

答:這個東西你要熟路子你才能找著,要不熟路子你要打通各種關節才能夠拿,那你費用就比較大了,因為它那是批發價了,知道嗎?

問:它那批發價?比如說你們以前用的就是,是從哪裏找?是看守所還是到監獄呢?

答:監獄裏找的。

問:監獄裏啊,它那種都是健康的法輪功是吧?健康的法輪功?

答:對對對,肯定是選好的才能做嘛,因為這種東西做了要保證質量。

問:那就是你們還要親自挑選是吧?

答:對對對。

問:那你們醫院做的多嗎?

答:我們醫院因為拿不到東西,所以這幾年基本上不做了,因為他們那裏專門有一個病房,專門做的,因為他們做的多,熟,知道嗎?所以質量就比較好。

問:哦,質量比較好。唉,這種……

答:因為我們做的少的,雖然也能做但是畢竟今年少。

問:不是,2001年的時候是不是法輪功好找,這種供體好找。

答:不是,現在都這樣。你就跟他們聯繫就得了。

問:就是他們那邊現在就是說很好找,一去,只要說你介紹的就能找到是吧?

答:對對對對。

問:你估計他能不能幫我找到法輪功供體?

答:你去那裏肯定沒問題。

問:能找到?

答:我可以跟你說,他們那兒拿器官是輕而易舉。

問:哦,輕而易舉?那現在……

答:因為他們肝移植一個星期都要做七八台,他可以做十幾台的腎移植啦,所以他們每個月都有幾十台,所以他們不愁器官呢。

問:那你的同學有沒有跟你說過,他們做的這些都是這種法輪功的,是不是啊?

答:有些是法輪功,有些是家屬捐獻的。

問:哦,那現在就是說,我想找這種給我的孩子找這種法輪功的,你估計他能幫我找到嗎?

答:肯定能夠找的到。

問:能找到啊?就說你們醫院以前做過像這種法輪功供體,你們做的多不多?

答:我們做過,但是很難拿,我不是跟你說,這種東西不是每個醫院都能拿得到的,因為這東西要關係的問題,誰關係硬誰才得的,而且現在這種器官非常的奇缺,所以為甚麼有的醫院拿,有的醫院就拿不到,就是那麼回事啦。

問:就是還要和法院聯繫,不是直接去找勞教所、看守所?

答:對對對,這個東西不是我們醫院能夠左右的。

問:那就是還要給他們送錢是吧?

答:對,還要賄賂賄賂才得啊,你能那麼容易嗎?

問:那種法輪功供體一般是男的還是女的呢?

答:一般就是男女都有,他會根據你的配型來選擇。

問:我知道。他年齡在多大呢?

答:一般都在三十歲左右啦,

問:三十歲左右。那是都要,像你們都要到監獄去自己挑選是吧?

答:對對對,肯定挑選。

問:那挑選如果他不讓你抽血怎麼辦?

答:他肯定會讓的。

問:他怎麼會讓呢?

答:有法子的,你怕甚麼?這東西都用不著你們擔心這個問題,他們會有操作。

問:他知道會給他取器官移植,他會知道嗎?

答:不知道啊。

問:他不知道啊?就是不讓他知道,知道他就不讓抽了是吧?

答:對對對。

問:那怎麼說服讓他,他說你抽血幹甚麼?那你怎麼講呢?

答:哎呀,這個他們會有辦法,這個事不是你擔心的問題。你能做的事情你就是住進去把費用交齊就得了。其他你甚麼都不用擔心。

問:我怕他們找不到法輪功供體,我擔心這點。

答:那我告訴你,他們找不到基本上也沒甚麼人找得到了。

問:哦,就是說他們能找到這種法輪功供體啊?

答:對,對,如果他們找不到我不會推薦你去那裏。

問:哦是這樣。那就說現在吶我就是把錢準備好我就準備去找他,我就說你介紹來的啊。

答:行行行。好,我要上台做手術了。

問:那有事我隨時給你打電話啊。

答:好好好。

問:我謝謝你啊。我謝謝你幫了我的忙啊。好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