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亞廣播電台《今日世界》欄目,近日播出了記者對加拿大著名人權律師大衛麥塔斯、法輪功學員曾錚及原中國瀋陽醫生袁宏(音譯)的專訪,以下為節目錄音的翻譯稿。

主持人:國 際移植醫生大會在悉尼舉行,中國人權記錄需要調查。加拿大人權律師說他有新證據顯示中國的囚犯及法輪功修煉者的器官被強行移植。大衛﹒麥塔斯說中國的醫院 每年要進行一萬個器官移植手術,大部份移植對象是外國人。他要求澳洲政府要加大力度制止這種行徑。記者Jennifer Macey報導。

記者:中國每年要進行一萬例器官移植手術,遠遠多於世界上其它國家(美國除外)。但是中國根本沒有正式的器官捐獻制度。人權組織說,從短暫的等待時間及器官供應的情況看來,關於這些器官的來源不得不讓人提出很多嚴肅的質疑。

國際特赦組織和人權觀察十年前報導說大部份器官來自於囚犯。加拿大律師大衛﹒麥塔斯說,在這些被關押的人中,越來越多的法輪功學員正成為目標。

麥塔斯:根據(中共)衛生部副部長的資料,用來移植的器官有百分之九十五來源於囚犯,其它統計則表明有百分之九十六。這些幾乎完全是被強迫的器官移植。這有兩種來源,一種是被判死刑的囚犯,一種是法輪功修煉者。

記者:麥塔斯先生說醫院和監獄有安排通過器官移植手術所賺取的利潤,主要來自國外的病人。他說在他們的器官被摘取後,囚犯就被殺死了。

麥塔斯:基本上他們會等待,直到醫院有定單。他們會先驗血,再給他們注射鉀,然後把他們放到帳篷裏,在那裏被關押的人會因為器官的被摘取而死掉,最後他們的屍體被火化。

記者:去年大衛﹒麥塔斯先生和加拿大前亞太司司長大衛﹒喬高(David Kilgour)發布了一份關於調查中共移植法輪功修煉者器官的報告。麥塔斯先生承認找到這些證據是困難的,因為中國從不公布正式的器官移植或死刑的統計。

但他說他有關於中國醫生承認法輪功學員器官被出售的錄音帶。

麥塔斯:我 們有調查員打電話到了中國,裝扮成那些需要器官的病人的親屬。他們告訴醫生他們需要法輪功修煉者的器官,因為他們知道法輪功是強身健體的活動,修煉者是健 康的,那麼其器官也是健康的。在整個中國我們都有承認的記錄錄音帶。我們也有電話記錄,錄音帶是錄製整個過程包括從接電話到掛電話。

記者:一位中國東北醫科大學醫院的心臟手術醫生袁宏(音譯)說,在他醫院裏,囚犯的器官用來給從日本來的病人做移植手術已是一個公開的秘密了。

袁宏:我是這樣開始注意到這些事的,因為其中一個護士穿著軍人的衣服,一個麻醉醫師也穿著同樣的衣服,我就問他:“為甚麼你穿這樣的衣服?”他告訴我:“因為我們得去一個執行死刑的地方,我們要在那移植一個腎。”

記者:那麼你知道日本人來你們醫院做器官移植?

袁宏:因為有外國人來我們醫院治療。這可是一個熱門問題,所以大家都知道。

記者:曾錚是一名法輪功學員。在中國,她曾經被關在一個靠近北京的勞教所裏,被關了一年。她說在勞教所裏,她曾經被抽了血去驗,並且做了幾次健康體檢。

曾錚:只有法輪功修煉者被檢測和進行體檢。法輪功修煉者認為法輪功有很特殊的功效,因為他們修煉以後,身體很健康。

有其他囚犯問警察:“我們能不能自己掏錢做體檢?”而警察說不可以,只給法輪功做。其他囚犯就抗議他們遭到不公平對待,其實他們根本不知道其中的目的。

記者:人權律師麥塔斯說澳洲政府可以做很多事來幫助制止這種行徑。

麥塔斯:政府可以引用域外司法管轄權的法例使移植旅遊業成為犯罪行為。